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历史趣闻网!
首页 > 世界历史>正文

欧洲「情妇风气盛」观念是怎么演变的

来源:历史趣闻2017-11-12责编:admin人气:3000
字号:小号|大号

各个时代都讲一下吧(更新了一些东西)谢邀。。这个问题我多聊一些,把维多利亚时代前后都聊一下,这样可以更完整地去看待这个局部历史。。

实质上将“情妇”定性为一种“身份”比较合适,而不是职业,它和风尘女是有很大区别的。在欧洲早期而言,“情人/情妇”并不是一个特异化的群体,他和风尘行业所体现出来的”行业性”是不同的,“情人/情妇”的此类婚外关系在欧洲早期历史上是广泛出现在各个阶层的,他/她可能是裁缝,可能是军人,可能是家庭妇女。。他和早期原生文明时代和第一次次生文明(爱琴海文明)的风尘行业有一定的伴生关系,但是并非等同。。这种关系一直延续到千年之后,故而单纯以《茶花女》之类的作品来作为代表研究,有一定局限性。。

其源头在于欧洲性观念的开放。。这种开放不是社会化的,是一种“生育意愿指向”的婚姻态度,简而言之,早期欧洲的婚姻态度是比较“轻质化”的,其本位来自于“生育意愿”和“软性家庭关系”,那么在这种婚姻观念的指导下,“性需求”,“情感需求”,“生育需求”这三类观念一直就是分开的,而这传统一直延续到现代西方社会的婚姻观之中。。

故而“偷情”,“婚外关系”在这种群体意识下是被包容的,当然这种包容并不等于“接受”,而是这种行为的“社会压抑”并不大,无论男女,“偷情”遭到的“成本”是极为有限的。。

而这种观念既是早期欧洲风尘行业持续繁荣的原因。。

而风尘行业的发展也助长了这种观念的正当性,那么婚姻契约之外的“性需求”被放在台面上来,进而,性产业的正当性和接受度变高。

最后,民间也开始普遍接受“婚姻外关系”,故而虽然欧洲早期是男权主导,但是这种对女性“性需求”的压抑是不大的。。

所以在早期,“婚外关系”不是个特殊化的事情。

举个例子,一强壮的军人路过一村庄和农妇发生ONS,就算被丈夫知道了,最对被骂几句,要发火也是对偷情汉发,而非妻子本人,但这日子还得继续过,而丈夫也必然是常年出门和其他人妻,年轻女子搅合不清的。。

其次,无论是古希腊时代,还是古罗马时代,对于“性”的享乐主义风是很浓重的。。

在当时的希腊社会,几乎是一切名人,例如君主、将军、哲学家、艺术家、演说家、政治家等,都亲近过妓女。哲学家柏拉图、雄辩家狄摩西尼、伊壁鸠鲁学派的祖师伊壁鸠鲁等,都和当时的名妓发生过关系,“风流韵事”流传很广但是欧洲此时就迎来了第一个“性压抑时代”,那就是基督教婚姻观的传入,教义很多,简单说几点:

1,婚姻的神圣性,尽力不可拆散,双方对于婚姻契约守节,尽忠。

2,一夫一妻制。。

那么在这种婚姻观的主导下,婚姻从“轻质化”演变成了“契约化”,并且带有明显的礼教体系,

并且对于“性爱本身的世俗内容”被赋予,

以及“爱与情”的合流,其派生出来的观念“欲与爱的分离”,

当然这里就不赘述了,这是另一个话题了。。。而这种礼教体系必然存在对于“婚外关系”的批判,这种礼教体系带来的“普遍性压抑”,使得婚外关系被特异化,那么“情妇/情人”作为特异化群体出现,也就顺利成章了,这种“特异化”的本质就是“禁欲主义”压抑中应激而出的“情欲主义”暗流,这种暗流泛滥在欧洲中上层人际关系和艺术美学中。。

情妇/情人一般来说分为三类:

1,王室情妇:王室情妇是古代欧洲王室成员所包养的情妇。贵族婚姻有一种“需求”上的考量,包括国与国之间的政治联姻,在欧洲民族国家形成前的小国时代是最好的国际契约;也包括家族之间的联姻,欧洲一直延续家族政治,在内政上寻求贵族群体的利益妥协,那么需要通过“契约性很大”的婚姻来完成。因此欧洲各国贵族以包养情妇的方式弥补爱情和欲望方面的需求。。单独列出来的原因是因为,王室情妇在某些历史阶段拥有相对正式的身份。。

2,婚外情人/情妇:这个和现代意义相差不远,主要形成于中,上流社会,由圈子社交活动产生的伴随关系,一般处于“跨阶级”,“跨等级”形成的关系,存在需求者和贡献者。但是等级,阶层越高,这种“跨度关系”会变得不明显。。诸如上层贵族和中层贵族的婚外关系,实质上相对平等,但跨度可以逼近,但往往存在,尤其是商业社会,商人作为新阶级加入到中上层之后,这种“跨度关系”尤为明显。。

对于女性来说:男性下级贵族(诸如其实阶级),年轻学者或艺术家,职业军人阶级,家庭教室等家族内执事人员,中层贵族是主要对象。。

对于男性来说:来源就比较广了,下至农妇,工人,上至贵族,贵族家属,全有。。。。比如小仲马就是其父亲与一位裁缝的私生子。。

一般来说,“上下跨度”这种性对象选择原则,实际上是永远存在的,从性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欧洲的情人/情妇的现象,其本质就是“性之掌控”和“性之屈从”的交换关系,那么这种原则也就不难理解了。。这里就不展开了。。

3,职业情妇:

这个也很容易理解,也就是交际花,但是和欧洲传统意义上的性工作者有区别,因为欧洲性工作者的雏形来自于古希腊梭伦“国营妓院”的改革,不会与正式社交场合相交,而欧洲意义上出没于社交场合的工作者类似于古巴比伦时代侍奉米莉塔女神庙的侍女。往后一点,就如同古希腊名妓普鲁内一样。。真正形成“交际花”的是在罗马时代,妓女的最高等级是德里卡特,即“供养的女人”或富有施主的情妇,有些像现代的“外室”、“包二奶”。接着是法摩赛,名门家庭的女儿,她们从事这个行当是因为她们需要金钱或想享受快乐。。这个群体中间阶段被长期压抑,一直到18,19世纪才被重新翻出来,进入主流视野。。

而对于“情妇”的态度有什么变迁呢?大概也分为三个阶段,我们用三条线索来解读:

1,“情妇”的身份定位。

2,对于私生子女的态度。

3,对于性从业者的态度。

PS,本文还是主要以英法两国为主要线索,诸如西班牙之类的礼教国家探讨意义不是很大。

(一)文艺复兴前后的时代。

当时而言,性产业是公共开放的,商人社会或者贵族社会的社交场合的开发并不多。所谓的“情妇”主要还是指的是,高级的公共性产业从业者,为私人专属服务,也就是所谓的“包养名妓”,而“名妓”的财产能力是相当客观的。。也就是说,“情妇/情人”可以被主流文化圈勉强默认,但是不能拥有正式身份的。

这个时代和13至14世纪开始的性产业繁荣有关,当时集中在在瑞典南部而到16至17世纪的卖转移到则在威尼斯和罗马。据16世纪初期威尼斯的编年史记载:当时全城人口有30万,妓女就有11654人,每千人口中有38.8名妓女,这个比例是很不小了。罗马官方记载的每千人口中的妓女数,1600年为6人,1650年为9人,约占全城15岁至65岁女性人口的2%至3%,这个数字可能偏低,因为1490年记载妓女有7000人,1566年为25000人,16至17世纪的罗马妓女应在10000人至40000人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