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历史趣闻网!
首页 > 世界历史>正文

基辅“友谊赛”:乌克兰人在纳粹枪口下的5:3

来源:历史趣闻2018-03-18责编:admin人气:1858
字号:小号|大号

强手如云的欧洲足坛,乌克兰队算不上是最顶级,尽管它曾挺进2006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但“二战”期间,在乌克兰上演的一场与纳粹的“友谊赛”,却让广大球迷永远记住了乌克兰。当时,在被占领的基辅市一个足球场上,原苏联足球队员和纳粹队进行了一场充满仇恨和危险的比赛,主队如果赢了,迎接他们的将是集中营和死亡??

面包房里的足球队

1941年底,加盟苏联的乌克兰共和国,境内基辅市已落入了德国军队手中3个多月了。足球迷约西夫·科尔迪科在街上看见了苏联当时著名的守门员尼古拉·特拉塞维奇,他曾效力于基辅迪纳摩球队,科尔迪科曾常在看台上为他出色的表现欢呼鼓掌。

科尔迪科发现特拉塞维奇刚从一个德国战俘营中获释。基辅落入德军手中后,曾有63万苏联人被德国人关了起来,特拉塞维奇就是其中的一个。和许多乌克兰人一样,释放后的特拉塞维奇只能流浪街头,让他稍感欣慰的是,他有着犹太人血统的妻子和孩子已安全离开基辅,被转移到亲戚家中。不过,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即使不会被饿死或冻死,也会被再次逮捕,或送到德国去当奴隶,要么送回到战俘营。

遇到了科尔迪科后,特拉塞维奇的命运有了一线转机。作为基辅最大的一家面包店的老板,科尔迪科有一些特权,他为特拉塞维奇提供了一个工作机会,这位基辅迪纳摩足球队的守门员很快就发现:他不是那家面包店里唯一的运动员。科尔迪科是一个体育迷,战争让他有可能把心目中的英雄召集起来。

科尔迪科一直梦想自己能组织一支足球队。发现了特拉塞维奇后,他终于找到了机会。当科尔迪科向特拉塞维奇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后,特拉塞维奇立即表现出怀疑的态度,但科尔迪科最终还是赢得了他的支持。

特拉塞维奇开始寻找他的旧队友,他找到的第一个是边锋马克尔·冈查伦科,其他队友已没有几个还住在基辅,好多人都到别的城市战斗去了,还有几个在集中营里死去。幸运的是,科尔迪科在面包店里发现了好几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

1942年春天,德国人决定成立一个足球联盟,当时基辅市大部分人都在忍饥挨饿,德国人错误地认为饥饿能产生顺从,而且对死亡的恐惧也会让当地人接受德意志。德国人想让乌克兰人相信,生活在希特勒的统治下比生活在苏联大家庭里更幸福。6月7日,新的赛季开始了。科尔迪科随即组队,他决定把他的足球队称为FCStart队(队名在俄语里是“俄罗斯”意思)。

“我们的颜色是不会被打败的”

当时Start队中的许多队员认为,在德国人建立的足球联盟中踢球无异于通敌,但特拉塞维奇的劝说使他们相信,如果他们参加比赛,会给基辅人带来一些欢乐。其实让他们同意踢球的决定性因素是足球衫,足球衫像苏联的国旗一样火红,那是特拉塞维奇在一个废弃仓库中发现的。

特拉塞维奇说:“我们没有任何武器,但我们可以在足球场上战斗,赢得我们的胜利,我们是身穿着我们国旗的颜色比赛的,那些法西斯应该知道,我们的颜色是不会被打败的。”

Start队踢的首场比赛,对手是Rukh队,由支持德国侵略者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成,结果,Start队以7:2大胜。当时,Start的队员在面包店干苦力,一天24小时轮班倒,而Rukh队的队员由于是民族主义者,都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工作时间有规律,可以在空闲时间练球。Start队的物质条件也很可怜,队员没有专门的足球鞋,只好穿着平时穿的鞋或靴子踢球,这还是东拼西凑才找到的。

第二场比赛时,Start队又以6:2大胜匈牙利队。几天后,他们再接再厉以11:0的悬殊比分战胜了罗马尼亚队。这两支球队都是与德国人联合组建的,每一次比赛胜利都极大地鼓舞了基辅人民的士气。

越来越多的基辅人聚集在一起谈论着“我们的球队”,此时德国政府还试图把政治与足球分开,但他们突然意识到那个被征服了的民族又找到了一个兴奋点,Start队非同一般的号召力,鼓舞着乌克兰人,球场上的胜利唤起了他们的民族自尊心。

胁迫下的胜利

为了阻止Start队的支持者到场观看他们的比赛,当局决定征收5卢布的入场税,这对当时的乌克兰人来说实在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支持Start队的人仍到场观看,有些人买不起票就偷偷溜进去。不久,Start队6:0痛杀德国军队组成的PGS队。10天之内,他们又两次击败另一支匈牙利队。

德国人创立足球联盟原本想让人们娱乐一下,没想到却为乌克兰人建立了一个反抗侵略的中心。他们不能把这些足球运动员枪杀或是再送回监狱里,同时认为毁灭这个神话的唯一途径是让Start队与德国队进行一场比赛,而且Start队必须得输。

德国找到的“武器”是德国空军的Flakelf队,他们的足球队员是德国所能找到的最好的球员,有“天下无敌”的美称,但Start队还是以5:1击败了这支德国最优秀的球队。

第二天,成百上千的海报出现在基辅商店的窗户和墙上,告诉大家1942年8月9日重新安排一场比赛,在“足球”一词下还写着同样大的一个词“报仇”。没有人怀疑德国人要赢得即将举行的比赛。

当人们走进运动场的时候,基辅的大街小巷中充满了一种异样的气氛,虽然他们希望自己的球队能赢,但他们意识到德国人如果再输了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可能不仅仅是一场足球比赛。球场看台上的座位早被德国士兵占满了,乌克兰人不得不坐在草坪边上。人群越聚越多,人们更增加了必胜的信心,体育场里到处响起了乌克兰民歌。

在比赛开始前,Start队更衣室的门被敲响,一个年轻的纳粹党卫军军官走进来——我是裁判员,你们是一支非常优秀的球队,但不要违反任何规则,在比赛之前要按我们的方式向你们的对手致意。Start队员知道这意味着他们不得不向对手行纳粹礼。那位德国军官走后,队员们一阵骚动,有人想抵制比赛。

Start队的队员还是决定参加比赛,他们列队走进了比赛场,站在正面看台前,那里坐满了德国权贵们,并被德国纳粹党卫军保护着。而德国的Flakelf队员猛一跺脚后跟立正,右臂伸出,高喊着“嗨!希特勒!”

人群都等待着看一看Start队的队员们怎么做,只见他们把胳膊缓缓地伸出来,但他们的手臂在快要到达最高处时突然啪的一声拍在了胸膛上,高喊“FitzcultHura!”(俄语“体育”的意思),乌克兰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因为在苏联举行体育运动前,历来都按传统高喊欢呼“FitzcultHura!”。

随后的比赛对乌克兰人来说异常残酷,德国人不断把脚高高地抬起来,球鞋底朝上,用鞋底的大头钉踢向Start队员的腿,他们纷纷倒地受伤,德国裁判对德国人犯的任何错误都视而不见。即便如此,上半场结束时,Start队竟然以3:1领先。乌克兰人群中发出了一阵阵欢呼声,并开始嘲笑德国人。

半场休息时,第二个纳粹党卫军军官走进了Start队的更衣室——你们踢得很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你们不要赢得这场比赛,我希望你们好好想一想后果。

下半场开始时,两个队似乎都被比赛的进展吓得发抖。德国队员对基辅的球迷感到恐惧,而乌克兰球员则害怕德国士兵。最终,Start队以5:3获胜。比赛结束后,Start队员们心里忐忑不安地离开了球场。

纳粹的报复

一个星期过去了,什么事都没发生。突然有一天,盖世太保闯进面包店,Start的队员们都被叫出去了,一次只叫一个,然后被绑起来塞进车里带到了盖世太保的司令部。德国人要他们承认是特工或是游击队员,不管什么,只要是足以把他们处死的理由就行。

队员们被单独关在一个地方,每天审问三次,一共审问了三个星期,每次“开庭”的时间都不同。同时,被关押的队员时常被打得鼻青脸肿,饿得死去活来。他们住的房间一直开着灯,只要一睡觉就会立即被叫醒。

除了一个叫尼古拉·库洛基科的队员外,其他队员都顶住了。那个队员的姐姐向德国人告密说他是苏联的情报官,在他被带走的20天后,被折磨致死。球队里其余的人则被带到了基辅郊外巴比耶附近的希莱兹集中营。

球员们到了集中营后,环境更为恶劣,疾病流行。Start队的队员们比其他的犯人年轻强壮,没有死于疾病,但每天都心惊胆战,谁也无法预料横祸会不会落到自己头上。

1943年2月24日,特拉塞维奇与另外两名队员和其他一些犯人一起被枪杀了,德国人不会把Start队员们一起杀掉,而是一个接一个地杀,这是他们惯用的报复方式。最终,由于违反了德国人的赛前指示,基辅球队参赛的大多数球员先后被德军和盖世太保屠杀。1981年,这个悲惨的故事被改编为电影《胜利大逃亡》,好莱坞影星史泰龙以及球星贝利等领衔主演,再现了那段历史的血雨腥风。(资料来源:2001年3月15日《北京青年报》)

链接:瑞士队PK“德奥联军”

1938年3月12日,纳粹德国吞并奥地利。此时离第三届法国世界杯只有3个月的时间,德国与奥地利均已获得入场券,野心勃勃的德国元首希特勒决定一并吞掉奥地利参加世界杯的主权,并将有“神奇之旅”之誉的奥地利队并入德国队,组成“德奥联军”。此举受到奥地利球员的强烈反对,国际足球界也群起指斥,希特勒却置若罔闻,一意孤行。

4月3日,奥地利队和德国队在维也纳上演的“兄弟友谊赛”中,有着犹太血统的“足球莫扎特”——马蒂亚斯·辛德拉不听纳粹让他们不准获胜的命令,硬打进一球以1:0战胜德国队,随即他拒绝代表德国参加当年在法国举办的世界杯。一年后,人们发现辛德拉死在自己的寓所里。当时舆论盛传他因激愤于德国对奥地利的入侵而被暗杀,警方对此予以否认,认为他是打开煤气自杀的。

6月4日,瑞士队和“奥德联军”在第三届世界杯遭遇1/8决赛。在胁迫下,8名奥地利球员穿着印有法西斯字样的服装,在德国国歌的乐曲声中进入比赛场地。“奥德联军”集合了德国细腻的脚法和奥地利灵巧的技艺,经过加时赛与瑞士以1:1战成平局。随后,“奥德联军”与瑞士进行复赛,由于奥地利队员消极作战,“奥德联军”根本无法齐心协力地进行比赛。最终,瑞士队令人信服地以4:2战胜了号称强大的“奥德联军”。这立刻成了轰动一时的头条新闻,巴黎全城为瑞士队欢庆,当时舆论普遍认为,这是用足球战胜法西斯独裁统治的胜利象征。

文章出自历史说http://m.lishi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