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历史趣闻网!
首页 > 近代历史>正文

原定经租界撤出:谁将八百壮士卖给了日军

来源:历史趣闻2018-04-18责编:admin人气:2669
字号:小号|大号

来源历史http://www.lishiqw.com/

1937年10月26日,“八百壮士”进入四行仓库,而上海公共租界由于害怕炮弹引起四行仓库附近的煤气贮存罐爆炸,特别是害怕日本将战火引向公共租界,于是再三请求中国政府下令将“八百壮士”撤离四行仓库。上海市政府与公共租界工部局进行了协商,决定将这支部队暂时撤至公共租界,然后转移出上海。10月31日凌晨,“八百壮士”撤退完毕,然而,当他们进入公共租界后,立即被英军缴械,所有官兵均被送往其新加坡路的“孤军营”予以拘禁。

“工部局背信弃义,而且在和中日双方交涉时不同的态度更是体现了其亲日的本质。”据介绍,“八百壮士”被拘后,中方立即与工部局进行交涉,但是,工部局以“中立原则”为由,拒绝按原来的协议,让“八百壮士”撤出上海。

原定经租界撤出:谁将八百壮士卖给了日军

1946年9月27日,南京国民政府参政会驻委会第九次会议召开。这次会议原准备了好几个议题,但是,委员们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讨论一个问题上,那就是“何德奎案”。9月28日,《中央日报》刊出了一则题为《讨论何德奎案,并请谢部长答问》的新闻。新闻说:“检举何德奎附逆案,昨日参政会驻委会第九次会议中,再度引起热烈讨论。各参政员以此案提出,迄今时达二月,但政府方面尚无复文到会,司法方面亦未提出检举,致该案拖延至今,久悬不决。各参政员更就法理与事实,分析何德奎服务之机关及其行为,以说明其是否附逆时,发言尤为热烈。”

那么,何德奎究竟是何人,他被检举“附逆”,究竟有何依据,又为何久悬不决呢?

何德奎声名显赫,因何被告“附逆”

“这个案子涉及到的,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滩赫赫有名的工部局副总办何德奎。”陕西师大老教授张翰林告诉记者,何德奎是何氏三杰之一。“这三杰就是何炳松、何炳棣和何德奎。”何炳松,被誉为与梁启超齐名的“中国新史学派奠基人”;何炳棣,在第六届留美考试中名列第一,与杨振宁、李政道等同船赴美留学,专攻英国史及西欧史,获博士学位;而何德奎,则是他们的堂侄。1917年以教育部考试第一名赴美留学。 先后在威斯康星大学和哈佛大学获得学士及硕士学位。“此外,他还和宋子文的私人关系比较好。”张翰林介绍说,何德奎25岁就在哈佛大学完成了工商管理硕士的学业,这个学位,相当于我们今天常说的MBA。在今天随处可见的MBA头衔中,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留洋的MBA,其含金量是不言而喻的。1928年,何德奎被聘为华人纳税会的英文秘书,同时也被南京国民政府聘为金融及外交方面几种委员会的顾问。“因为金融方面的独特见解和卓尔不群的管理能力,他深得宋子文的赏识。”抗日战争结束后,何德奎成为上海市副市长,不久被任命为上海市政府秘书长。

那么,这样一位人物,为何被检举为“附逆”呢?

“这和他曾多年在工部局任职有关系。”张翰林说。

工部局是什么地方?

据张翰林介绍,工部局是设置于上海公共租界内的最高行政机构。它有自己的警察、法庭、监狱等一套类似于政府的体系,进行市政建设、治安管理、征收赋税等行政管理活动,实质上担任着租界政府的角色。工部局由董事会领导,外国人始终占董事会大多数席位。1928年,开始有华人进入董事会。“何德奎在1928年夏专任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会办。1937年升任副总办,成为上海滩赫赫有名的人物。”

“正是因为有在工部局工作的这段经历,使何德奎被以‘附逆’之名上告。”南京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的裴志海认为,工部局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一些作为,成为身在其中的何德奎“附逆”的罪证。

工部局背信弃义,陷“八百壮士”于敌手

“1946年,国民政府参政会对何德奎‘秋后算账’,和当年工部局处理被迫进入租界的‘八百壮士’有关。”裴志海介绍说,1937年,在淞沪会战后期,蒋介石命令第88师留在上海坚守一块阵地。第88师师长孙元良为了保存实力,仅留该师第524团一个加强营,总共官兵420人,坚守四行仓库,这些官兵因号称八百人,被世人称为“八百壮士”。

1937年10月26日,“八百壮士”进入四行仓库,而上海公共租界由于害怕炮弹引起四行仓库附近的煤气贮存罐爆炸,特别是害怕日本将战火引向公共租界,于是再三请求中国政府下令将“八百壮士”撤离四行仓库。上海市政府与公共租界工部局进行了协商,决定将这支部队暂时撤至公共租界,然后转移出上海。10月31日凌晨,“八百壮士”撤退完毕,然而,当他们进入公共租界后,立即被英军缴械,所有官兵均被送往其新加坡路的“孤军营”予以拘禁。

上海师大的李铭老师告诉记者,他曾在上海档案馆看到《万国商团关于孤军营问题的备忘录》原件,可以看出,专门用来拘禁“八百壮士”的孤军营是“在1937年10月接通知后马上赶建的”,而《英军关于建立集中营,拘留四行孤军的密令》中,也记载了“八百壮士”进入四行仓库的第二天,工部局便向租界各地段的军事指挥官下达了如下密令:“负责各个地段的指挥官有责任收缴中国士兵的武器,并护送他们进入集中营……”

“工部局背信弃义,而且在和中日双方交涉时不同的态度更是体现了其亲日的本质。”据介绍,“八百壮士”被拘后,中方立即与工部局进行交涉,但是,工部局以“中立原则”为由,拒绝按原来的协议,让“八百壮士”撤出上海。

“与此相反,工部局对日本则表现了一副卑躬曲节的态度。“八百壮士”撤到公共租界的第二天,工部局便主动致函日本驻沪总领事。而在此之前,亦曾有过日军溃退到租界之事,然而,工部局既未收缴其武器,更未将其拘禁起来,而是让他们携械安全地离开租界。

就这样,工部局将 “八百壮士”拘禁在孤军营长达四年多。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开始。不久,日军占领了上海公共租界,随即通知工部局他们将接管中国‘孤军营’,要求工部局交出‘孤军营’官兵名单以及孤军的军械设备清单”。工部局唯命是从。12月29日日军占领“孤军营”,“孤军”军官26名,士兵307名全部被日军押走。“八百壮士”从此沦为了日寇的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