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历史趣闻网!
首页 > 世界历史>正文

为什么中世纪后期拉丁文逐渐衰落?

来源:历史趣闻2018-06-27责编:admin人气:2480
字号:小号|大号

@CoconutXucius@Aroundight都基本说完了,我了解不多但还是斗胆多嘴两句。

看我这分类方法还真像高考复习提纲哈哈哈

为什么中世纪后期拉丁文逐渐衰落?

---------------------------------因素一:印刷资本主义(print-capitalism)的兴起(经济上)

书籍出版业是西欧早起资本主义形态之一,作为资本主义,必然是要求不断地追求市场以及利益。

最初的市场是欧洲的识字圈,一个涵盖面广,但纵深单薄的拉丁文读者阶层。让这个市场达到饱和大约花了150年时间,除了神圣性之外,有关拉丁文的另一个决定性的事实是,它是通晓双语者使用的语言。

当时的双语者数量很少,只占全欧洲的一小部分,所以一旦精英的拉丁文市场饱和,那么只懂的单一语言的大众所代表的广大潜在市场就在招手啦

资本主义、印刷科技与人类语言宿命的多样性这三者的交互作用产生了有着固定性的“印刷语言”——这也是作者所论述民族主义产生的原因之一。

因素二:宗教共同体的逐渐式微+宗教改革的影响(文化宗教上)

基督教在中世纪起到了一种重要的文化宗教联结作用——而这样伟大而具有古典传统的共同体实际上是借助某种和超越尘世的权利秩序相联结神圣语言为中介,把自己想象成位居宇宙的中心。

但是这一种宗教共同体在中世纪后期逐渐式微,原因有二:

1.对欧洲以外世界的探索,扩充了“人们关于人类可能的生活形式的概念”。

2.神圣语言(拉丁文)的逐渐衰落——实际上这里有一种相互影响的作用在里面。

加之宗教改革,1517年马丁路德的钉在教堂门上的宗教论文是德文写的!并且之后翻译的圣经(德文)传播开来。马丁成为畅销书作家的同时也深深地对本来以拉丁文作为主要中介的宗教共同体造成了沉重打击。

因素三:被若干居于有利地位并有志成为专制君主的统治者用作行政集权工具的特定方言缓慢地,地理上分布不均的扩散。(政治上+行政方言)

首先:

关于民族国家:

本尼迪克特·安特森在《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中提到过。

@Aroundight同学说的可能和我所了解的略有不同。

按照安特森的划分,1820年以后出现于欧洲的“第二波潮流”是一种群众性的语言民族主义,在19世纪中叶后在欧洲出现的第三波的“官方民族主义”才是一种自上而下的,针对第二波群众民族主义的反动,为了避免旧统治被颠覆,于是推行收编民族主义原则,并使之与旧的“王朝”原则结合的一种马基雅维利式的先期(anticipatory)策略。

——所以我认为拉丁文的衰落民族国家推行各国语言应该是有后期的促进作用,但不是衰弱的开始或者是主要原因。(主体不是民族国家,或许应该是[有志成为专制君主的统治者])

因为中世纪的西欧,拉丁文的普遍性从未与一个普遍的政治体系相重合。事实上,西欧在西罗马帝国瓦解后政治上的四分五裂意味着没有一个君主有能力垄断拉丁文,并使之成为“专属于他的国家的语言”。因此拉丁文在宗教上的权威从未拥有过足以与之相对应的真正的政治权威。

并且安德森认为行政方言的诞生较早,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发生方言化的地区潜藏着任何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的——更不用说是原型民族(proto-national)的——驱动力。这一种语言的选择是“逐渐的”、不自觉的、实用主义的、——更不用说是偶然的发展过程。

因素四:拉丁文自身的改变

由于人文主义者不辞辛劳地复兴了涵盖范围甚广的前基督教时期的古代文学作品...如今他们所热衷的拉丁文已经变得越来越有西塞罗式雄辩的古典风格,而其内容也逐渐远离了教会与日常生活...之前的拉丁文神秘是因为它作为文本(texts)而神秘,现在神秘则是因为书写的内容,而变得神秘。

因素五:语言平等主义以及方言“去野蛮化”

在欧洲以及紧邻的周边地区,19世纪是方言化的辞典编纂者、文法学家、欧洲语言学家和文学家的黄金时代。——这样专业的知识分子的活动是第二波民族主义的关键。

双语辞典促进了语言之间的平等主义的现身:捷克语-德语/德语-捷克语。

以及各个语言的文化经典的翻译、辞书、历史书籍的出现起到了一种为这些本来是方言的“德语”、“法语”进行了“去野蛮化”的工作。

参考资料: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吴叡人译《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增订本)》,上海,上海世纪出版社,2011.第二、三、五章.

本文出自历史网lishi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