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历史趣闻网!
首页 > 文史博览>正文

民国时期北大的浙江乡党

来源:历史趣闻2018-07-28责编:admin人气:2298
字号:小号|大号

中国传统的聚族而居、家族共产、等级分明的宗法制农耕社会,总体上是一种通过血缘姻亲关系相互联结的熟人社会。游学谋官、经商营市的江湖游子以地域划分的乡党行帮,成为传统中国社会根深蒂固的一种陋规习性。在已经初步近代化的北京大学内部,奉行这样一种陋规习性的浙江乡党,曾经一度占据着压倒性的优胜地位。

蔡元培刻意回避的一段史实

民国初期的北京大学校,是全国范围内唯一以大学命名的国立高等学府。时任教育总长的同盟会元老蔡元培,主持颁布新学制,把各省既有的高等学堂全部废除,从而造成北京大学一校独尊的畸形局面。

直到1934年,蔡元培才在《我在北京大学的经历》中承认了自己的施政错误,并且进一步回忆说:“是年,政府任严幼陵(即严复,编者注)君为北京大学校长;两年后,严君辞职,改任马相伯君,不久,马君又辞,改任何锡侯君,不久又辞,乃以工科学长胡次珊君代理。民国五年冬,我在法国,接教育部电,促回国,任北大校长。”

民国时期北大的浙江乡党蔡元培

但是,蔡元培的这段叙述,与《北京大学纪事》出入甚多。蔡元培刻意回避的重要事实,是严复的辞职离校与他党同伐异的乡党派系之争有直接关系。

章门弟子取代桐城派

严复任北大校长时,他主张:文科之外的诸多学科应该全部西化,由欧美留学生主导各学科的发展壮大,留下相对隔离的文科专门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为实现这一设想,以校长身份自兼文科学长的严复,聘请桐城派古文家姚永概(字叔节)担任文科教务长。在此前后的一段时间里,京师大学堂及北京大学校,一直是桐城派古文家的势力范围。

1914年8月19日,教育总长汤化龙签发委任浙江镇海县籍前清举人夏锡祺为北京大学校文科大学学长的饬令,章太炎一派门生故旧中的沈尹默(浙江湖州人)、沈兼士、朱希祖、马幼渔、钱玄同、马叙伦、陈大齐、朱宗莱、周作人、黄侃、康宝忠、刘师培、刘文典等人彼此呼应,先后进入北大校园。此前在北大文科占据主导地位的桐城派,逐渐被章门弟子所取代。

自我包装的文化斗士

党同伐异的乡党派系之争,造就了之后对严复的谴责和否定。1932年,为纪念北大校庆三十五周年而编撰的《国立北京大学校史略》写道:严复出任校长后,推崇西方语言作为教授们的工作语言,这种崇洋媚外的做法,引起了不少非议。

作为站在严复对立面的沈尹默,趁势把自己包装塑造成为早在蔡元培之前就开始抵制严复等人亡国媚外的文化斗士:“还有一个宝贝,是当时教英文后来当预科学长的徐敬侯。他一开口就是‘我们西国’如何如何。他在教务会议上都讲英语,大家都跟着讲。有一次,我说:‘我固然不懂英语,但此时此地,到底是伦敦还是纽约?’我并且说:‘以后你们如再讲英语,我就不出席了。’我放了这一炮,他们略为收敛了一点。

关于桐城派的姚永概、马其昶、林纾等人与章太炎一派党同伐异的文坛争斗,钱基博在《现代文学史》中分析说:“既而民国兴,章炳麟实为革命先觉,又能识别古书真伪,不如桐城派学者之以空文号天下!于是章氏之学兴,而林纾之学熸。纾、其昶、永概咸去大学,而章氏之徒代之。”

「延伸报道」

本期"浙江往事"内容,来自于著名文史学家、腾讯签约作者张耀杰先生的分享会"民国时期北京大学的浙江乡党"。7月13日下午,张耀杰先生在时隔四年之后再次来到杭州,和枫林晚书店的读者、腾讯大浙网的网友们一起分享了这段不为人知的往事。在张耀杰看来,浙江乡党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模式,在跨越百年之后,依然存在。例如在温州商业界,乡党宗族关系,对温州商人走遍全国、走向世界,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但是乡党终究是一种带着落后色彩的组织形式,随着时间推移,必然暴露出其党同伐异的原生性劣势,注定无法支持更高层次的事业发展。

民国时期北大的浙江乡党

民国时期北大的浙江乡党

本文出处历史网www.lishi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