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历史趣闻网!
首页 > 古代历史>正文

梁山最悲情好汉竟是它

来源:历史趣闻2018-07-31责编:admin人气:160
字号:小号|大号

转载注明网www.lishiqw.com

李逵是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中的重要人物,也是元杂剧“水浒戏”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生得粗壮黝黑,绰号“黑旋风”。沂州沂水县百丈村人氏。

因为打死了人,逃了出去,遇到赦宥,被戴宗留在江州当牢子。为了解救宋江和戴宗,李逵与众人大闹江州,上了梁山。惯使一双板斧,梁山排座次时,位列第二十二位,是梁山第五位步军头领。

李逵本来是沂水县一个庄稼汉子,杀了人逃亡江湖,到了江州,在牢城里当了一个小牢子。这个人脾气不好,在江州,只有戴宗的话还勉强能够听一听,用他人的话说就是,“这个人只除非是院长(戴宗)说得他下”。

梁山最悲情好汉竟是它

有一个人的来到改变了李逵的命运,这就是宋江。宋江和戴宗在楼上饮酒,听得楼下有人吵闹,原来是李逵“在底下寻主人家借钱”,众人排解不开,只好上楼来找戴宗。

戴宗给他介绍了宋江,当李逵确认这个人是宋江以后,马上“扑翻身躯便拜”。宋江问起来,知道李逵要借钱,就拿出十两银子给他。

梁山最悲情好汉竟是它

戴宗却告诉他,宋江这是“吃他赚漏了这个银去”,李逵拿着银子,一定是赌钱去了。果然,李逵很快把这十两银子输了,本想夺回来还给宋江,和人打了起来。

宋江让他把银子还给了人家,然后和他一块儿吃酒。吃酒期间,李逵又抬手打了一个叫宋玉莲的唱曲子的,宋江又替他垫付了二十两赔偿费。分手的时候,宋江给了李逵五十两银子。

就是这八十两银子,从此买得了李逵一个人,宋江即便是想要李逵一条命,李逵也尽管让哥哥拿去。用现在的话说,李逵成了宋江的铁杆“粉丝”,是不折不扣的保皇派。

老北京三十六行有一行,叫做——剃头担子。

一副扁担两头挑,一头是箱子,装着剃刀毛巾头油脸盆板凳,一头挑着个小火盆,上面座一壶水。这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来由。

走街串巷,遇到有人想要剃头,就摆好家伙事儿,让客人坐着或者躺着,烧热水,烫热手巾把儿,先热敷,让客人面部放松。然后动刀修面。

据说手艺高的师傅,修面只要寥寥数刀,一刀下去胡子脸面全干净,再一刀下去脑门儿鬓角全干净。总之寒芒一点先到,随后刀过如风,客人还没感觉,已经是焕然一新了。

然后打散辫子,为客人洗头,抹头油,重新打辫儿,要光亮,要紧致。有的街头青皮混混有特别要求的,还要加个铁丝儿让辫子翘起来,称作“蝎尾钩”。

此外还有掏耳朵等附属服务。

如果客人赶时间或者特意要求,也有只修面剃头,不洗头结辫的。

除了剃头挑子,澡堂子里都有这一道服务流程。有的地方还有专门的剃头修面的铺子,各式手续工具齐全,除了理发修面没准还外带松骨按摩的。门口常年摆一冬瓜,有个小学徒在上面不停的练习,练完了随手把剃刀一插——扯远了扯远了这是笑话了,哈哈——

究其原因,无外乎满清入主中原,要求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所以举国上下的爷们除了道士都得剃头。清朝以前,国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连指甲都不怎么剪,自然没有剃头这么一说,

但是没有剃头不代表没有理发。古人虽然讲究孝道,但是民间总是很多宽容和权变。唐朝包容开放,男男女女对美的追求都特别极致。剪掉头发做发型,用假发做接发,剃掉眉毛重新画眉等等都是很司空见惯的事情。

梁山最悲情好汉竟是它

另外小孩子也是要剃头的,刚生下来要剃胎发,成年之前也要剃头,留个茶壶盖啊,双抓髻啊啥的,细究起来有点对少数民族不尊重,古代人认为小孩儿要贱养,所以给小孩儿起名儿都是猫啊狗啊啥的,剃个头,也是为了把小孩儿打扮成“胡人”的样子以示低贱,好让阎王爷不收,瘟病神不理。好养活。但是我认为主要还是为了卫生,小孩子经常在外面淘,很容易脏兮兮的,长头发打理起来太费功夫,不如剃了,好整理。

而成年男人也不是一辈子不理发,古人认为长发及腰,就可以修剪了,因为太长的头发很难打理,就算结发髻也很不容易。还是不过理发是大事儿,须得选个黄道吉日,并且把剪下来的头发收藏起来或者焚毁,以示对祖宗的尊敬,顺便也防止被小人拿去做厌胜之事。

除了理发,修面,刮胡等,也不是到清朝才有的,而是一直都有。

此外清朝以前理发师最大的客户大家都应该知道——是和尚。

但无论怎么说,清朝无疑是剃头理发行业大大蓬勃发展的时代,而满清皇帝的剃发令也无疑是最大的原因。按照满清的规矩,原本是要剃成正宗满清式的“金钱鼠尾”的,也就是整个脑袋全部剃光,只留脑后铜钱大一撮,结成老鼠尾巴一样的一根小辫儿。这是北方少数民族的习俗,大概是因为常年游猎征战,剃掉头发比较方便。

后来随着慢慢演化,人们对头发的热爱和对政治要求的恐惧不停的互相妥协,慢慢发展成了清朝中后期的发型,就是以耳朵为界,前半部剃光,后半部留着,结成一个大辫子。也有多往后剃一点,留出碗口大一块的。人们对辫子的追求也从原来的金钱鼠尾,发展到要粗,要长,要亮等等审美要求,特别讲究的,还要编红绳进去。富贵人家更是有辫坠,辫穗等等装饰品。

而无论剃多剃少,总是要剃的,剃过光头的人都知道,头发这东西长起来是非常快的,一天见阴影,三天见青茬。只有长年累月的坚持,把青茬光头剃成肉色茶叶蛋~那才是破了毛囊包了浆,可以多撑一段时间。而有的人天生毛发生命力旺盛,剃一辈子都是青头皮,那就没办法了。

古人的条件也不允许他们像刮胡子一样每天剃头。所以我们看古画和清末的老照片,很多人都是身后一根大辫子,前半头是乱糟糟的短发。大抵都是有日子没去剃了。很多和尚其实也不都是光头,而是一层短发。如果是头陀,还可以不剪短发。只有殷实人家,可以三天两头去剃,才能保证头面整洁,看起来精神焕发。

到了民国,西风大盛,剪辫子,留短发,一切向西方看齐。中国的剃头匠们才放下了剃刀,拿起了剪刀。而简易剃须刀的发明,更是把刮胡子修面这一活计从剃头师傅手里转移到了每个人自己手里。从此剃头师傅变成理发师,专心经营三千烦恼丝的事儿。

而革命带来的女性解放风潮,更是让理发师行当攀上了另一个高峰。原本藏在深闺的女性们走上街头,将原本只由自己母亲、姐妹,或者丫鬟负责的盘头梳发交给了理发师。更不消说全盘西化之后带来的烫头技术,一直支撑理发行业到现在。

而那一头热的担子,走街串巷的吆喝声,也随着老旧的照片,隐入历史去了。

后来,宋江写了反诗,几经周折,最终还是被押上了断头台。就在刽子手准备行刑之际,李逵从“十字路口茶坊楼上”跳了下来,手起斧落,砍翻了刽子手,然后“便往监斩官马前砍将来”。梁山好汉也一齐“大声发喊”,杀散了刑场兵卒,背着宋江出城。

说起来,如果没有李逵从茶楼上跳下来,宋江生死还真的难说!说李逵救了宋江一点儿也不为过,至少,救宋江李逵是第一功劳。

梁山最悲情好汉竟是它

按理说,李逵是宋江的铁杆,又救过宋江的命,上得梁山又只认宋江,宋江应该把他当做最放心的心腹才是。可是,事实却恰恰相反,宋江最不放心的人正是李逵,不仅死前要把李逵毒死,期间有好几次也差点把他杀死。而这个李逵呢,他并不知道宋江为什么要置他于死地,还说就是死在宋江手里也不怨,真让人感觉悲从中来!

上得梁山,李逵要回家接老娘来山上,晁盖已经答应了,并且还要给他派几个人一道前去。宋江马上拦住,说:“使不得。”当然了,宋江有理由拦住李逵不让下山,这就是官府已经“行移文书”到了沂水县,那儿必然是有人在捉拿他。但是,在一切条件并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只是李逵坚持了一下,宋江又同意李逵下山了。

梁山最悲情好汉竟是它

宋江让李逵下山,不但否定了晁盖派人的意见,还收缴了李逵的两把板斧。就这样,李逵回家,不但老娘死在了老虎之口,他自己也被人捉去送官请赏,差一点死在这次回家事件当中。当李逵回到梁山后,说起了这次回家的经历,说到母亲死及杀死老虎一事,宋江的反应是“大笑”!

在此以后,宋江为了架空晁盖,需要有自己的势力,在这种情况下,李逵得以保住了脑袋,几次都是被警告,没有被杀。如攻打祝家庄,李逵杀了扈家庄扈太公一家,这违反了宋江将令,“本合斩首,切把杀祝龙、祝彪的功劳折过了,下次违令,定行不绕。”

在完成了座次排定以后,就不是这回事了,宋江对李逵的处理明确是“斩讫报来”。菊花会上,宋江作了一首《满江红》词,当说到“招安”一句时,武松发作起来,说:“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兄弟们的心!”

李逵也跟着大叫:“招安,招安,招甚鸟安!”接着踢碎了一张桌子。宋江马上大喊:“这黑厮怎敢如此无礼!”然后让人推出去将李逵斩了。发作是由武松开始的,一个事件的发起人没有被推出去斩首,跟从者反而被推出去,难道踢碎一张桌子比一个“首犯”的罪过还重?实在令人费解。

梁山最悲情好汉竟是它

还有一个事件宋江也想杀死李逵,那就是李逵负荆请罪事件。

从东京回来,李逵行了一个“大宽转”,将近荆门镇,投宿在刘太公庄上。听得刘太公一夜啼哭,问起来却是宋江“把他女儿夺了去”。李逵不顾燕青的阻拦,回到梁山就直奔忠义堂,砍翻了杏黄旗,然后把“替天行道”四个字扯得粉碎。

梁山最悲情好汉竟是它

宋江听燕青说明了情况,就和李逵打了一个赌,这个赌的赌注是脖子上的人头!事情当然并不存在,赌输的当然是李逵。宋江撇下李逵,“自与一行人马”回大寨去了,李逵按照燕青给出的主意,回到山寨负荆请罪。当然了,众兄弟都会替李逵求情,李逵免于一死。

有人可能要问,提议赌人头不是李逵吗?不错。但是,这个赌注是在宋江诱导下定的。宋江首先说的是,假如他输了,“就那里舒着脖子,受你板斧”。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然后问李逵,假如你输了,“该当何罪?”李逵是一个赌徒,他懂得赌博的规矩,说假如自己输了,“便输这颗头与你!”李逵哪里有宋江肚子里那些弯弯曲曲!

凭宋江对李逵的了解,他知道李逵一定会顺着杆儿爬上来。我们可以问一句,燕青已经把事情说明了,宋江为什么还要赌人头?这还不算,他还让“铁面孔目裴宣写了赌赛军令状”。谁都知道,军中无戏言,这恐怕不是赌几两银子那么简单吧!事情弄明白后,宋江不是叫上李逵到山上说个明白,而是自己先回去了,这是不是留下李逵让他“自裁”?

梁山最悲情好汉竟是它

果然听得李逵说道:“既然输了这颗头,我自一刀割将下来。”李逵负荆回到山上,宋江仍然在说:“我和你赌砍头,你如何却来负荆?”只不过宋江忘记了一点,李逵这个人,小赌一向赌得直,大赌却会耍赖,为了安抚众人,他只得顺水推舟,有条件放过了李逵。

梁山最悲情好汉竟是它

宋江为什么要杀死李逵呢?

关键在于宋江的那个“招安”。这是宋江的政治理想,也是他的底线,任何人不得触碰,李逵恰恰是触碰了这个“红线”。武松不是也反对招安吗?但招安这个问题,恰恰是武松先提出来的,他曾经对宋江说过“异日不死,受了招安”,那时“一刀一枪,博得个封妻荫子”。

后来武松反对招安,是看不上宋江一味的奴颜婢膝哀求招安,像吴用所说的“打得他梦里也怕”那样的招安他并不反对。鲁智深反对招安是觉得这个“尘世”太脏,就像是他的“直裰染做皂了”,是洗涮不干净的。林冲、杨志不愿意招安是因为高俅,有了这个人,他们很难“安身立命”。

李逵则不一样,他反对招安,是因为他要造反。以上几人尽管反对招安,但他们从来没有主张过什么,而李逵不一样,他多次“劝进”,让宋江当皇帝。这就是李逵和他人的区别。

李逵这个人出身于社会的最低层,他的基本要求是社会平等,再高一层的要求才是当个“将军”。当他的基本要求不能实现的时候,就会觉得换一个皇帝也许就会实现这个平等。

梁山最悲情好汉竟是它

而宋江出身于官吏,他的基本要求是逐级升官,最后进入“庙堂”;更高一级的要求是政治清明,皇帝的圣聪不被阻塞,以便让他能够顺利地实现目的。

他们所以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不是皇帝不好,是因为奸臣挡住了他的“上进”之路。因此,他始终都认为皇帝“至圣至明”,不存在任何的杂念,就是见了皇帝“偷情”的妓女也要拜倒在地,在这样的人面前也是一个奴才。

梁山最悲情好汉竟是它

等级社会有相当一部分官员,他们在高等级的官员面前,即便是明明知道这是一个贪官,他也要“潜伏爪牙忍受”;而在低级别的官员或者是民众面前,他们则是“主子”。

反映在具体问题上,李逵要接母亲上山,就是这种平等思想的反映。当宋江接了父亲上山,公孙胜要回家探母,李逵要下山遭到了宋江的阻止,李逵说:“哥哥,你也是一个不平心的人。你的爷,便要取上山来快活,我的娘,由他在村里受苦。”

只不过,李逵不知道,梁山泊也是有等级的!宋江、公孙胜都是梁山决策集团的人物,是梁山泊的“上层”,他尽管进入了天罡之数,也不过是一个“中层”而已。他这个小牢子身份的人,能够进入这个中层也是粘了宋江的光。他不思“报恩“,却要拿着自己的娘和宋江的爹相比,这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