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历史趣闻网!
首页 > 风云人物>正文

生前寻花问柳不花钱 死后妓女甘心为他哭灵

来源:历史趣闻2018-08-04责编:admin人气:2984
字号:小号|大号

来源历史网http://m.lishiqw.com

留恋烟花场所,寻欢狎妓,用俗话说就是嫖娼,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事情。但是有句老话叫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古往今来,大千世界,历史上还真就有一个人把嫖娼提升到了艺术境界,把“滥情”切换成了爱情绝唱,把“低俗”引领成了盛世高歌。这个人就是北宋著名的婉约派词人,开婉约词派先河并把婉约词风发扬光大的词祖——柳永,柳三变。

我们在高中的语文课本里都读过柳永的一首叫《雨霖铃》的词,这首词被誉为千古绝唱: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通读这首词,柳永给我们的形象是一个用情专一,且无比痴情的好男人的形象。但是有很多人却说柳永这首词太假太虚伪。他一辈子嫖娼无数,不知玩弄过多少妓女。他到处滥情,朝三暮四,何来痴情之说?甚至有人嘲讽他“奉旨填词”实是“奉旨嫖娼”。那么柳永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他作为寻欢狎妓祖师爷一般的人物,在嫖娼这方面到底有哪些超于常人甚至难以企及的境界呢?

1、生性风流,智商与情商并举

关于柳永的私生活问题,有史记载他早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浪荡公子。首先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家里兄弟三个,他排行老三。但是前面两个兄弟一直都是很用功努力地学习,而柳永天资聪颖,少年时期就表现出惊人的记忆力和才学,尤其在诗词歌赋方面有着极高的造诣和领悟了。咸平五年(1002年),柳永离开家乡,流寓杭州、苏州,那在当时是烟花柳巷的盛产地。苏杭一代女子普遍多才,不但美丽,而且歌舞娴熟,当时的文人士子普遍为那些歌妓填词,填完词再由歌妓伴着乐曲唱出来,这便是“词”这种文学艺术流行起来的最初的原因。

我常常会有这么一种好奇心,那就是古代普通人是怎样日子的?他们聊天时分怎样开玩笑?他们业余时间有啥娱乐活动?我在读古人着作的时分也常常留心这方面的材料。近来,我又在清人采蘅子所着的笔记《虫鸣漫录》里读到一则挺风趣的工作。说的是一对新婚小夫妻之间的一次打赌。

有个武举人,力大无比,声称“能开九石弓”。有一天,武举人在街上逛,遇见一个卖武器的女孩子,十五六岁容貌,不光容貌娟秀美丽,并且武器耍得好,武艺精湛。估量是习武之人好胜心强吧,武举人便上前去和女孩子商讨。没想到女孩居然赢了武举人。

通过这次较量,武举人再也忘不掉女孩子。真可谓是一见钟情。武举人探问到了女孩的家以后,便请了媒妁,用重金下聘礼,决心要娶女孩子进门。女方见武举人一表人才,便欣然同意。一门婚事就这么成了。

柳永本来就擅长写词,于是在苏杭期间为大量歌妓填词写曲,沉醉于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之中。这样一来,不但能够赚钱,还能每天都与这些妙龄的美女在一起,可谓温柔富贵之乡。于是柳永沉溺于此,浪子的名声从此传播开了。但是这些歌女却十分爱慕柳永的才华,纷纷都来求取柳永的填词。一时之间,“凡有井水处,皆能诵柳词”。

名气大了,找柳永填词的妓女也越来越多了。但是柳永来着不拒,他对每一个妓女都是一视同仁,从来不加歧视。每逢哪个妓女有苦楚,柳永知道后都会全力以赴的去帮忙。所以柳永的妓女知音可谓遍天下,在行业内口碑极好。柳永的众多相好之中,有一个绝世才女叫做赵香香,她说出了当时的妓女姐妹们共同的心声:“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这话的分量该是有多重。据说当时有一个妓女,她生日的那一天前来拜访柳永,柳永问她想要什么礼物,她问答说不想当头牌,不想伺候那些达官贵人,也不想要达官贵人赏赐的金银财宝,只想唱曲给柳永一个人听。这个故事正是上面那首打油诗的写照。

柳永在杭州过着神仙般的日子,终日寻欢狎妓,这一晃过了6年。6年后,即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柳永总算想起来了,这一年要科举考试啊!于是柳永匆忙收拾了行礼,和平日里那些缠绵悱恻难舍难分的妓女相好们告别之后,一路唱着高歌,来到了京师汴京。

2、奉旨填词

当时北宋承平日久,都城繁华极盛。面对此等盛世,柳永的心潮澎湃起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浪费了太多时间。为官入仕才是正道,待考取功名,大展宏图之际,再来嫖妓也不迟啊。于是来到京师的柳永没有去那些烟花场所,而是认真准备考试,准备一举成功。他相信,依他的才华考取功名根本算不上什么难事。

可惜的是,第一次,他失败了。他虽然很伤心,但是也并没有气馁。也许是感叹自己满腹才华却无奈落榜,他在放榜之后不久写了一首算是有自嘲意味的词《鹤冲天·黄金榜上》: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后来,这首词传到了宋仁宗的耳朵了,宋仁宗一看“明代暂遗贤”这5个字,这不分明是在骂自己不用贤人吗?后来让人去查柳永的底细,这一查不当紧,把柳永在杭州的生活背景全部抖搂出来了。宋仁宗不由得哂笑柳永:“一个整天泡在妓院的色鬼,还敢自称贤人?没录取你就对了。”

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柳永第二次参加礼部考试,到了进士放榜之时,柳永终于榜上有名。但是宋仁宗一看署名是柳永,突然间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宫人告诉他柳永的那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宋仁宗顿时想起来了,就引用柳永词“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一句说到:“既然想要‘浅斟低唱’,何必在意浮名”,遂刻意划去柳永之名。

这下子柳永算是伤心欲绝了。没想到这皇帝老儿也太小心眼了。自己的一首发泄词他也斤斤计较。但是无奈,被当朝皇帝拉进了黑名单,就意味着自己的入仕之路变成了万丈深渊了。天禧二年(1018年),柳永的长兄柳三复进士及第,柳永却第三次落榜。此时,柳永当真心灰意冷,再也无望科举了。

接二连三的打击使他变得堕落。他由一个朝气蓬勃对前途充满希望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落魄的连生计都成问题的有家难归的游子。从此,柳永离开京师,浪迹天涯,重返“重买千金笑”的生活,留连烟花巷陌,填词为生。自号“奉圣旨填词柳三变”。

3、晚年的凄凉生活

从天禧二年(1018年)到天圣七年(1029年)这11年的时间段内,柳永居无定所,浪迹江湖。他没有收入来源,只能填词为生。他放浪形骸,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那些妓女的爱慕和欲望。这段时间,他写下了大量的词作,这些词作几乎都是描写最底层女子之间的感情,词中的女主人公,多数是沦入青楼的妓女。柳永的这类词,不仅表现了作为社会最底层的妓女们大胆而直率的爱情意识,还写出了被遗弃的或失恋的苦命女子的痛苦心声。在词史上,柳永第一次笔端伸向妓女们的内心世界,为她们诉说心中的苦闷忧怨。这比国外描写妓女生活的代表性作品《茶花女》早了近1000年。堪称世界上第一个对妓女之不幸发出呐喊的文人。

他与妓女们混迹在一起,身处市井。见惯了那些官员士族的丑恶嘴脸,却并没有和他们一样变得腐化。景祐元年(1034年),仁宗亲政,特开恩科,对历届科场沉沦之士的录取放宽尺度,柳永闻讯,即由鄂州赶赴京师参加考试。是年春闱,柳永与其兄柳三接同登进士榜,授睦州团练推官,总算有了一个正经的官职。暮年及第,柳永喜悦不已。

然而,一身正气的柳永,在做官之后绝对不会同那些阿谀奉承之辈同流合污。至庆历三年(1043年),柳永已为地方官三任九年,且皆有政绩,按宋制理应磨勘改官,竟未成行,柳永“久困选调”,屡受小人排挤。好不容易等到范仲淹拜参知政事,颁行庆历新政,重订官员磨勘之法,柳永申雪投诉,却又因为“不合圣意”,改官投诉无果。至皇祐元年(1049年),柳永始终不得晋升,直到致仕。

柳永是个清官,晚年穷愁潦倒,死时一贫如洗,无亲人祭奠。曾经和他相好过的妓女念他的才学和痴情,凑钱替其安葬。每年清明节,又相约赴其坟地祭扫,并相沿成习,称之“吊柳七”或“吊柳会”,这种风俗一直持续到宋室南渡。这位有着惊世词才的男子因为妓女名满天下,死后亦被妓女安葬。也算是对他的一生画了一个不算圆满的圆满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