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历史趣闻网!
首页 > 风云人物>正文

袁世凯儿子病中会情人致死 出殡数千妓女送葬

来源:历史趣闻2018-08-26责编:admin人气:1458
字号:小号|大号

袁克文:字豹岑,别署寒云,被称为“民国四公子”之一。熟读四书五经,精通书法绘画,喜好诗词歌赋,还极喜收藏书画、古玩等。

袁克文,字寒云,和张伯驹、张学良、溥侗并称“民国四公子”。所谓公子,言外之意,是说老爸很牛,袁克文毕竟是袁世凯这根上发出来的,袁家次子。袁世凯、袁克定父子热衷帝制,袁克文冷眼旁观。他写了一首诗《感遇》:“乍着微绵强自胜,阴晴向晚未分明。南回寒雁掩孤月,西去骄风黯九城。隙驹留身争一瞬,蜇声催梦欲三更。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高层。”正是各方的解读,使得袁克文名声大噪。

袁克定把风流倜傥、多才多艺的袁克文当作潜在的竞争对手。于是历史上的一幕重现:时人把袁克文看作曹植,把其父袁世凯比拟为曹操,袁克定自然是陷害弟弟的曹丕了。

1912年袁克文避至上海。他主动造访黄金荣,给黄金荣带去的见面礼是10枚英国人铸造的黄金纪念币——袁世凯请英商专门造的,用来纪念他成为大总统。袁克文加入了青帮,辈分比黄金荣、杜月笙还高。

入得青帮,上得青楼。袁克文除了作诗画、爱藏书、赏古玩、唱京昆之外,他的爱好是出入青楼。在上海滩,有了青帮老大的护身符,出入欢场,醉生梦死。

除元配妻子刘梅真外,他还娶了5个姨太太。没有名分或“一度春风”的情妇那就更多了。克文择女,讲究色、才、艺、德四全。凡是和他有过交往的女子,个个是名媛、才女。

当筹安会紧锣密鼓进行秘密复辟的活动时,袁克文明确表示反对。进谏的结果可想而知,被袁世凯斥为书生之见,不足以论天下事。袁世凯不听这位书生之见,当了八十三天的皇帝,遭到全国的反对,便一命呜呼了。家事国事,一片苍凉。此后的人生,如同一场大戏,急转直下,荣华富贵,生死枯荣,袁克文已经看破红尘。

1931年正月,袁克文染上了猩红热。他短暂的一生,就像一场猩红热。在猩红的戏台幕布上,中宵拔剑为起舞,誓捣黄龙一醉呼。戏台的大幕缓缓合拢。3月22日,猩红热还没痊愈,这位风月盟主就去会了一次旧相好,可谓“躺着风流,抵死缠绵”。回家后旧病复发,不治身亡。

送袁克文最后一程,自发组织起来的僧尼道士达4000多人,另一支自发的队伍是上千妓女,她们发系白头绳、胸戴袁克文头像徽章,统一装束。在出殡的队伍中,因为僧道和妓女的出现,抢了前来公祭的徐世昌、于右任、周瘦鹃等名流的风头。生前风流,死后仍导演这么一出戏,42岁的袁寒云,不枉潇洒走一回。

袁世凯有一妻十五妾。这个数字,对于中国历代帝王级别的统治者来说不算多;但作为中华民国的大总统,无疑是最耀眼的。袁世凯曾操着浓重的河南口音说:“从前咸丰帝玩赏四春,我今天却有十几个春哩。”比大清皇帝还“性福”,袁世凯的言语中带着几分得意。

招妻纳妾,是封建社会中有权势男子的“必修之课”,一则为了传宗接代,二则为了生理需要。早年的袁世凯作为朝廷命官,地位尊崇,权势显赫。可能是因为“权力是最有效的春药”的缘故吧,随着官位的不断升迁,使原本好色的袁世凯对女色的贪婪异常强烈,变得越来越荒淫放荡。尤其是原配夫人一天天人老珠黄,成了黄脸婆后,袁世凯更是甩开膀子在女人问题上做文章,“不管脏的臭的”,把一个又一个他看上眼的漂亮女人弄到自己床上,“置办”为妾。如果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就是“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不过,袁世凯的众多妻妾中,除了正妻于氏为人端庄谨慎、贤慧明理外,其他姬妾的“文化层次”和“综合素质”普遍比较低,要么出身贫贱(如:二姨太黄氏,和袁世凯同乡,是豆腐坊里的黄家女儿;七姨太范氏,是袁世凯奶妈的女儿;十二姨太汪氏,和袁世凯同乡,是一个船夫的女儿),要么是“别人嚼过的馍”(如:八姨太叶氏,家道败落后被卖到地主家,后转增给袁世凯为妾;

九姨太贵儿,是别人家的婢女),要么就乱了辈份(如:十五姨太翠媛,是六姨太洪氏的亲侄女),其中竟然还有三人属于妓女改良(如:四姨太柳三儿,原是天津韩家班的名妓;五姨太红红,出身妓院;十三姨太周氏,杭州名妓)。这么看来,袁世凯在“置办”姬妾的问题上,就很有一些“饥不择食”的味道。

为了“应付”这些姨太太,袁世凯每天都要服用鹿茸、海狗肾等补药,天天一把人参一把鹿茸地放在嘴里嚼着当饭吃。更荒唐的是,他还雇佣了两个奶妈,每天喝两个奶妈所挤出的人奶滋养身体,用以满足性生活需要。夜间休息,袁世凯制定了姨太太轮流值宿的制度。轮到谁,就由谁责令丫头们把用具搬到袁世凯的卧房里,每个姨太太轮值一周。

家里有这么多的女人,袁世凯却还不知足。有一次,袁世凯居然把儿媳“误认”为自己的某妾,于是淫性勃发。后来,袁世凯自知理亏,自订一规说:“自己本性如此,出于无奈,虽然调戏到自己的儿媳,纯系误会,本非出自本意。……我平生最重红色,见到红色,就肃然起敬。因此,女儿及儿媳如果穿一种红裤子,我一望而知,就不会犯此错误。”于是,袁府里他的女儿及儿媳、婢女仆妇甚至其姬妾之不愿淫乱者,打这以后都穿上了红裤子,成为袁府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李连英未进宫前耳闻过不少勾栏院的事,而且还亲眼见过些烟花女子。他深知女人里边最会打扮的应该推她们为尊,因为这些女子打扮得迷人一些是职业需要,有哪个男人不喜欢花枝招展的女人而独独青睐蓬头垢面的妇人,那他必是傻瓜无疑。况且这两天李连英走东家串西家也把必要的情况摸了个八八九九。

李连英找个杂货店买了一个小竹篮,篮里装了些生发油、宫粉、胭脂、绒花、通草类的闺秀梳妆之物,从此叫卖于八大胡同的花街柳巷,出没于妓院粉头之中。


本文来源历史http://m.lishi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