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历史趣闻网!
首页 > 古代历史>正文

水淹七军背后的悲剧,于禁遭羞辱而死,​关羽​惹上了一个疯狂的家族

来源:历史趣闻2018-10-11责编:admin人气:423
字号:小号|大号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五月,历时两年的魏蜀汉中之战结束,刘备占据有利地形,成功逼退了曹操,将曹魏势力完全逐出汉中,并一举拿下了上庸、西城、房陵三郡,与关羽治下的南郡连成了一片,对曹操占领下的南阳郡形成了半面合围之势。加上此时曹魏兵力主要集中在在关中和淮南,荆州只有曹仁数千兵马,面对这等好事,关羽表示,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关羽想:若他此时能一举攻取南阳,则蜀军可据南郑、上庸、襄樊一线兵分三路向东北推进,而对关中、许都形成两面合围之势,则曹操危矣。这其实也就是提前发动了诸葛亮的“隆中对策”。

于是,关羽趁着曹操主力尚在关中、孙权又正出兵攻打合肥、许都后方政局不稳之机,突然大举出动,水陆并进,绕过襄阳,直接攻打曹仁孤军于樊城。

关羽为何要绕过襄阳呢?因为襄阳城防远胜樊城。正所谓“铁打的襄阳,纸糊的樊城。”只要拿下樊城,襄阳便成孤城一座,顺手也就灭了!并且樊城在北,一旦拿下,对中原威胁更大,即便暂时拿不下,也可以来个围点打援、中心开花,将曹军的主力一个一个全给端了,那么接下来许都、长安、邺城就可以随便打了。

所以曹操闻讯大惊。当此时,曹操、徐晃、张郃、曹洪、曹休诸军在关中,张辽、李典、夏侯惇诸军在淮南,皆远水难救近火,如今之计,只得赶紧将屯兵许都附近的虎威将军于禁升为左将军,临危受命,从各地抽调七军(汉制一军为五千人)共三万余机动兵力前去救援。于禁大军乃一路挺进到樊城北面,联营数十里,以阻止关羽对樊城四面合围,并保障北面粮道的畅通。

顺便说一下,曹操提升于禁为左将军这项官职任命是非常有深意的,因为刘备在自封为汉中王之前,在汉室朝廷的官职就是“左将军”。曹操这样做就是故意给关羽添堵,让他难受。

然而,曹操的精神胜利法失败了。在荆州这块地界,坏运气与坏天气从来都是站在曹军这边,时值八月伏秋大汛,天降暴雨,连绵十余日,降雨量超过100毫米,于是汉水暴涨、山洪暴发,以至平地积水数丈,汉水南岸的襄阳与汉水以北的樊城尚有高大的城墙保护,堪保无虞、可驻扎在樊城北面的于禁兵营就惨了,一时间全成泽国。然而,面对这五十年一遇之特大洪水,不管是驻扎在樊城的曹仁,还是大举来援的于禁,竟都未准备船只舟师,抗洪抢险都不能够,哪里还能打仗?这不是送死的么?《六韬》曰:“凡帅师将众,虑不先设,器械不备,教不素信,士卒不习,若此不可以为王者之兵也。”于禁是山东汉子,不懂水战情有可原,曹仁驻守荆州多年,居然也不识天气、不备船只,看来这位曹魏宗室名将仍是言过其实,并无掌控各类兵种、一举扭转乾坤之帅才。

反观关羽在荆州经营水师多年,年纪虽大却积极学习追求进步,早由陆战高手进化成了水战能人,所以准备充分;大水一来,他就率领将士登上蜀军汉水舰队的大船,向北猛攻于禁。于禁三万将士则成了水灾难民,纷纷登高避洪,一个个如落汤鸡般被分割在水中一个个小高地上,军资也损失殆尽,是打又不能打,跑也跑不掉,躲也没处躲。蜀军乃变身海军陆战队与抗洪救援队,有的坐上小艇,登陆高地歼灭顽抗者;有的则唱着船歌,将水里的曹军将士一个个捞上船缴械俘虏。这仗打的,还真是别有一番情趣。

三万曹军大多都投降了,就连于禁也投降了,但有一支部队却誓死不降,而被关羽团团围在了一个堤坝上。

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便是曹仁部将、立义将军庞德。庞德虽是西凉降将,且故主马超、兄长庞柔都在蜀汉任职,可是对曹操竟非常忠心,他曾向樊城诸将表示:“我受国恩,义在效死。我欲身自击羽。今年我不杀羽,羽当杀我。”如今就到了他实践诺言的时候了!

关羽就喜欢这样的忠义汉子,便想收服此人为己用,可惜庞德誓死不给面子,还一箭射中了关羽的前额,让这位荆州第一老帅哥就此破了相,关羽乃大怒,命令船队四面齐射堤上,庞德身骑白马,在暴雨之中来回驰骋,箭不虚发,搞的关羽越发喜欢,一直喊口号要庞德投降。

图:白马将军庞德

庞德的手下董衡、董超二人见状,就说庞将军啊,咱们降了吧,再打也打不赢啊,人家就是困也能把咱困死。

庞德大怒:“吾闻良将不怯死以苟免,烈士不毁节以求生,今日,我死日也。”遂亲斩董衡、董超于前,仰天嘶吼:“再说降者,以此二人为例!”大家只好一边淋着雨,一边再陪着他继续射箭,从早晨一直射到中午,把箭射完了,又命军士跳到船上与蜀军短兵接战,但军士跳到船上后直接就跪地投降了。庞德无奈,只好带着几个亲信夺了一条小船,想划回樊城曹仁处,可惜划船功夫不到家,被浪一打就翻了,亲信们全都淹死,只有庞德抱着船板漂浮着,被关羽水军捞了起来。关羽又好声好气劝他投降,庞德却大骂:“竖子,何谓降也!魏王带甲百万,威振天下。汝刘备庸才耳,岂能敌邪!我宁为国家鬼,不为贼将也。”关羽只好把庞德给杀了。

庞德死后,关羽对这投降的于禁和三万曹军也没什么好办法,用之怕临阵倒戈,杀之又仁德有损,只好暂且把他们安排在后方的江陵养起来,等于莫名其妙背了个大累赘,到最后还因人多粮少不得不抢了孙权屯于湘关的粮食,给了吕蒙出兵的借口,你说这事儿闹的!

而曹操在长安,听说降将庞德死节,老部下于禁却投降了,与自己的判断完全相反,不由哀叹良久,无比感伤:“吾拔文则于行伍之间,相知三十年,何意临危处难,反不如庞德邪!”只觉得此生可亲可信的少数人中又少了一个,遂独自哭了半天,然后封庞德二子为侯,但最终也没有为难于禁的家室,还保留了他的爵位,毕竟是三十年的老兄弟啊!再说了,于禁在已无战斗之力的情况下,为保全众多士兵的生命而投降,这也是情有可原的;若他为了保全个人名节而白白赔上这数万士兵的生命,那又是否值得呢?

和众多开国名君相比,曹操帐下的功臣武将们结局还算不错,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曹操虽有百般缺点,但对自己人,那真是剖心袒腹赤城以对。

两年后,魏吴关系缓和,于禁和手下将士们被释放回国,却被心胸狭窄、嘲讽技能爆表的魏文帝曹丕屡屡羞辱,大有欲将其钉死在耻辱柱上做典型之意,于禁乃一声长叹:“当年汉请李陵归国,李陵却言大丈夫不能再辱。吾今日知其意矣!”不久便惭恚发病而死。

四十余年后,庞德之子、中尉将军庞会随钟会伐蜀,蜀破后尽灭关氏一族,关羽的孙辈被屠杀殆尽。堂堂武圣关羽,竟然就这样被绝了后。这件事被记载在晋朝史学家王隐所著的一部记载三国时蜀汉的史书《蜀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