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历史趣闻网!
司马昱

司马昱

(东晋第八代皇帝简帝)
中文名:
司马昱
别名:
司马道万
国籍:
东晋
人物简介:

晋太宗简文皇帝司马昱(320年―372年9月12日),字道万。晋元帝司马睿幼子,东晋第八位皇帝。历仕元、明、成、康、穆、哀、废帝七朝,先封琅玡王,后徙封会稽王,历任散骑常侍、右将军、抚军将军等职。穆帝即位后,由太后褚蒜子临朝听政,司马昱升任抚军大将军、录尚书六条事,与何充共同辅政。何充逝世后,司马昱总统朝政,后升任司徒。桓温灭成汉后,威权日重,司马昱引名士殷浩等对抗,但殷浩空有谈名,又在北伐中失败,终为桓温所废。废帝司马奕即位后,司马昱再次徙封琅玡王,又进位丞相、录尚书事。桓温废司马奕后,立司马昱为帝。司

晋朝人物推荐
司马昱资料

司马昱简介

中文名
司马昱
别名
司马道万
国籍
东晋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建康(今江苏南京)
出生日期
320年
逝世日期
372年9月12日
职业
皇帝、清谈家
信仰
道教
代表作品
文集五卷
谥号
简文皇帝
庙号
太宗
年号
咸安
在位
372年1月6日—9月12日
陵墓
高平陵
典故
会稽霞举
享年
53岁

人物生平

早而岐嶷

司马昱是晋元帝司马睿的幼子,晋明帝司马绍的异母弟,母为郑夫人(即简文宣太后郑阿春)。司马昱幼年聪慧,深得其父宠爱。当时著名的学者郭璞就评论司马昱说:“振兴晋朝的,一定是这个人。”司马昱成年后,清虚寡欲,擅长玄学。 

受封琅玡

永昌元年(322年)二月,元帝下诏封司马昱为琅玡王,以会稽、宣城两地作为司马昱的食邑。 

咸和元年(326年),司马昱的母亲郑阿春去世,当时年仅七岁的司马昱,非常悲伤,所以请求晋成帝司马衍让自己为母亲服重丧,成帝怜悯他而允许,于咸和三年十二月(328年)徙封司马昱为会稽王 ,并拜其为散骑常侍。 

入朝辅政

咸和九年(334年),迁任右将军,加侍中。

咸康六年(340年),升任抚军将军,兼领秘书监。 

永和元年(345年),因晋穆帝司马聃年幼,便由崇德太后褚蒜子临朝摄政。当时朝廷征皇后之父、卫将军褚裒入朝想任扬州刺史、录尚书事,但吏部尚书刘遐、卫将军长史王胡之劝褚裒道:“会稽王司马昱德行昭著、素负雅望,是国家的周公,足下应把国政交给他。”褚裒于是坚决推辞,返回藩镇。褚太后便拜司马昱为抚军大将军、录尚书六条事。 

当时一同辅政的何充意图引用桓温来镇服庾爰之,但丹杨尹刘惔却认为桓温有不甘为臣的志向,便对司马昱说:“不能让桓温占据地形便利的地方,对他的地位、封号也应当经常贬抑。”于是劝司马昱自己出镇长江上游,让自己任军司,司马昱不听。刘倓又请求自己前往,也不获准许 ,于是任命桓温为安西将军。

抗衡桓温

永和二年(346年),骠骑将军何充去世,褚太后命诏司马昱总理朝政。 

永和三年(347年),桓温攻灭成汉。此后,他权威日盛,名声大振,连朝廷对他也惧怕三分。司马昱认为扬州刺史殷浩素有盛名,朝野对他也推崇佩服,便以他作为心腹,让他参与朝政,想以此与桓温抗衡。从此殷浩与桓温便逐渐开始互相猜忌,彼此间产生了异心。 司马昱在此后大量援引会稽人士及玄学同好进入中央,来制衡桓温。这些人对穆帝、废帝时期对外战争或内政,都产生诸多影响。

永和七年十二月(352年1月13日),桓温多次请求北伐未获准,于是率军四五万人顺长江而下,驻扎在武昌。朝廷十分恐惧,抚军司马高崧为司马昱写信责备桓温,他才返回镇地。 同年(352年)七月,司马昱升任司徒,但他推辞不肯担任。 

殷浩连年北伐,屡屡被打败,军粮器械消耗殆尽。永和十年(354年),桓温借朝野上下对殷浩的怨愤,趁机上书列举殷浩的罪行,请求将他黜免。司马昱不得已,只得将殷浩贬为庶人,流放到东阳郡信安县。从此,朝廷内外的大权都集中在桓温手里。 

升平二年(358年),当时穆帝已到始冠之年(二十岁),司马昱意欲还政于穆帝,但穆帝不许。 

兴宁三年(365年),司马昱听说冠军将军陈祐放弃洛阳,便与桓温在洌洲会面,共同商议征讨事宜。不久,哀帝司马丕驾崩,此事搁置起来。哀帝崩后,由琅玡王司马奕即位,褚太后以琅邪王绝嗣为由,再封司马昱为琅邪王(作为储君),又封司马昱之子司马曜为会稽王。司马昱不肯受封,尽管被封琅玡却未去会稽王之称。 

太和元年(366年)十月,司马昱进位丞相、录尚书事,赐“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上殿”的荣誉,又赐羽葆、鼓吹及持班剑的武士六十人,司马昱又坚决辞让。 

太和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370年),在桓温北伐失败后,司马昱与桓温在涂中会面,共同商议之后的行动。 

登基为帝

太和六年十一月十五日(372年1月6日),大司马桓温废司马奕为东海王,并于同日率百官到会稽王府奉迎司马昱,司马昱在朝堂更换服装,戴平顶头巾,穿单衣,面朝东方流涕,叩拜接受皇帝的印玺绶带,即日便即位为帝,改年号咸安。桓温临时住在中堂,分派兵力屯驻守卫。 

忧愤辞世

桓温及后写了讲辞,打算向司马昱陈述自己废立皇帝的本意,但司马昱每接见他都不停流泪,令桓温战战兢兢,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司马昱虽为皇帝,其实如同傀儡,未敢多言,又怕被桓温所废。当时司马昱见荧惑入太微垣,因晋废帝被废时亦有同样天象,故此十分不安,甚至对桓温亲信也是自己昔日僚属的郗超问桓温会否再行废立之事。郗超断言道:“大司马正在对内稳定国家,对外开拓江山,臣愿用全家百余口来担保,不会发生不正常的事变。”等到郗超急于请假回去看望他的父亲(郗愔,忠于晋室)时,司马昱说:“告诉尊父,宗族国家之事,竟到了这种地步,是因为朕不能用道德去匡正守卫的缘故,惭愧慨叹之深,怎能用语言来表达!”接着便咏庾阐之诗:“志士痛朝危,忠臣哀主辱。”吟诵得潸然泪下,打湿了衣襟。 司马昱也因而忧愤得病。

咸安二年七月甲寅(372年9月7日),司马昱因病重召桓温入朝辅政,一天一夜连发四道诏令,桓温都推辞不到。 二十八日(9月12日),司马昱立司马曜为太子。临终前,司马昱写了遗诏,要桓温依周公先例居摄,更写道:“少子可辅者辅之,如不可,君自取之。”面对桓温的野心,此举几近让国。王坦之在司马昱面前亲手撕毁遗诏,司马昱说:“晋室天下,只是因好运而意外获得,你又对这个决定有什么不满呢!”王坦之却说:“晋室天下,是宣帝(司马懿)和元帝(司马睿)建立的,怎由陛下独断独行!”司马昱于是命王坦之改写遗诏,写道:“家国事都禀报给大司马,如诸葛武侯(诸葛亮)、王丞相(王导)的旧例。”桓温看到后大失所望。同日,司马昱在东堂驾崩,享年五十三岁。十月初八(11月19日),葬于高平陵, 庙号太宗,谥号简文皇帝。 

为政举措

政治

司马昱即位为帝后,桓温主控朝政,一步步要消灭反对势力,首先要对付的就是行径嚣张的司马昱同父异母兄司马晞。司马昱即位不久,桓温就诬陷司马晞谋反将其免官,及后逼令新蔡王司马晃自诬与司马晞及殷涓、庾倩等人谋反,以求翦灭陈郡殷氏和颖川庾氏在朝中的势力。随后桓温指示御史中丞司马恬奏请司马昱依法处死司马晞,司马昱不肯,下令再作议论。桓温再次上奏求诛司马晞,言词十分严厉急切,司马昱于是亲手写诏给桓温说:“如果晋室国祚长久,那么你就应该依从早前的诏命从事;如晋室大势已去,那你就让我退位让贤吧。”桓温看后害怕到流汗色变,于是不敢再逼,只上奏废掉司马晞和他三名儿子,并流放其家属。殷涓、庾倩、庾柔等人被灭族,殷氏和庾氏一蹶不振,桓温的威势达至高峰。 

司马昱一方面应付桓温,另一方面延续之前的措施,又引王坦之、谢安等人与桓温抗衡,而二人不负众望,最终也成功挽救了晋室。

外交

咸安二年(372年)正月,百济和林邑各自遣使进贡土产。六月,司马昱遣使拜百济王余句为镇东将军,领乐浪太守。 

历史评价

郭璞:兴晋祚者,必此人也。 

司马睿:子昱仁明有智度。 

司马岳:会稽王叔履尚清虚,志道无倦,优游上列,讽议朝肆。 

刘遐、王胡之:会稽王令德雅望,国之周公也。 

习凿齿:生平所未见。 

褚蒜子:丞相、录尚书、会稽王体自中宗,明德劭令,英秀玄虚,神栖事外。以具瞻允塞,故阿衡三世。道化宣流,人望攸归,为日已久。 

王珣:①相王作辅,自然湛若神君。②皇矣简文,於昭于天。灵明若神,周淡如渊。冲应其来,实与其迁。亹亹心化,日用不言。易而有亲,简而可传。观流弥远,求本逾玄。 

檀道鸾:帝弱而惠异,中宗深器焉,及长,美风姿,好清言,举心端详,器服简素,与刘惔王蒙等为布衣之游。 

房玄龄:①简皇以虚白之姿,在屯如之会,政由桓氏,祭则寡人。 ②君若缀旒,道非交泰。简皇凝寂,不贻伊害。 ③帝虽神识恬畅,而无济世大略,故谢安称为惠帝(晋惠帝)之流,清谈差胜耳。沙门支道林尝言‘会岙有远体而无远神’。谢灵运迹其行事,亦以为赧(周赧王)献(汉献帝)之辈云。

司马光:帝美风仪,善容止,留心典籍,凝尘满席,湛如也。虽神识恬畅,然无济世大略,谢安以为惠帝之流,但清淡差胜耳。 

王夫之:简文为琅邪王,相晋五年,桓温外拒燕、秦,内攻袁瑾,而漠然不相为援,盖其恶温而忌之夙也。既恶温矣,抑不能树贤能、修备御、以制温,温视之如视肉,徒有目而无手足,故惎之而犹拥立之,以为是可谈笑而坐攘之者也。盖至于听温之扳己以立而遂立焉,则生人之心,生人之气,无有存焉者矣。帝奕未有失德,温诬其过而废之,于斯时也,简文既不能折之以卫奕,则以死拒温而必不立,奉名义之正,涕泣以矢之,温亦岂能遽杀己者?如其不择而推刃于己,则温之逆,受众恶而不足以容,即令己杀而温篡,亦可无咎于天下。乃虽靦然南面,而旋陨天年,位与寿皆朝露耳。等死也,为晋恭、齐顺之饮酖,何如誓死不立,以颈血报宗社哉!温,贼也;简文相其君而篡之,亦贼也;贼与贼以智力为胜负,而不敌者受吞,必然之势也。病而一日一夜四发诏召温入辅,遗诏且云‘君自取之’,乃语王坦之曰:‘天下傥来之运,卿何所嫌。’非但闇弱如谢安所云似惠帝者耳,得一日焉服衮冕正南面而心已惬,易其忌温之心而戴温不忘,乐以祖宗之天下奉之而酬其惠也。洵哉!简文之为贼也。 

王应麟:晋简文咏庾阐诗云:‘志士痛朝危,忠臣忧主辱。’东魏静帝咏谢灵运诗曰:‘韩亡子房奋,秦帝鲁连耻。本自江海人,忠义动君子。’至今使人流涕。  

王世贞:自三代而後,人主文章之美,无过於汉武帝魏文帝者,其次则汉文宣光武明肃、魏高贵乡公、晋简文、刘宋文帝孝武明帝、元魏孝文孝静、梁武简文元帝、陈陵後主、隋炀帝、唐文皇明皇德宗文宗、南唐元宗後主、蜀主衍、孟主昶、宋徽高孝,凡二十九主。 

蔡东藩:会稽王昱,不思讨贼,居然受迎称帝,徒作涕泣之容,反长凶残之焰,朝危主辱,嗟何及乎? 

余嘉锡:简文虽受制于权臣,而能保全海西公及武陵王晞。其人盖长者而短于才。然其言不恶而严,足令桓温骇服。即次一事,以视惠帝之听人提掇,弑母杀子,戮舅废妻,皆懵然不能出一语者,想去何止万万! 

轶事典故

以鼠损人

司马昱还在任抚军将军的时候,他坐床上的灰尘从不让人擦去,见到老鼠在上面走过的脚印,认为很好。有个参军看见老鼠白天走出来,就拿手板把老鼠打死,司马昱为此很不高兴。他的门客站起来批评劝告他说:“老鼠被打死了,尚且不能忘怀;现在又为了一只老鼠去损伤人,恐怕不行吧?” 

从公于迈

司马昱任抚军将军时,一次与桓温一同上朝,二人多次互相谦让,要对方走在前面。桓温最后不得已只好在前,于是一面走一面说:“伯也执殳,为王前驱(我手里拿着殳,为王做先驱。)。”司马昱回答说:“这就是所谓的‘无小无大,从公于迈(无论大小臣子,都跟着公出游)’。” 

暗室之答

一次,司马昱在暗室里坐着,召桓温进宫,桓温到了,问司马昱在哪里。司马昱回答说:“某在斯(我在这里)。”时人因此认为他有才能。 

不必在远

司马昱进华林园游玩,回头对随从说:“令人心领神会的地方不一定在很远,林木蔽空,山水掩映,就自然会产生濠水、濮水上那样悠然自得的想法,觉得鸟兽禽鱼自己会来亲近人。” 

一日万机

司马昱任丞相时,一件政务,事情要整年的时间才能批复下来。桓温很担心这太慢了,经常加以劝说鼓励。司马昱说:“一天有成千上万件事,哪里快得了!” 

陶练之功

佛经认为摆脱烦恼、修练智慧,就可以成佛。司马昱说:“不知是否就可以达到最高的境界?虽然如此,但道家陶冶修炼的功效,还是不可以抹杀的。” 

会稽王痴

名士王濛曾请求出任东阳太守,但司马昱没有同意,后来他病重,在他临终时,司马昱哀叹说:“我要对不起仲祖(王濛的字)了。”便下令任命他为东阳太守,王濛说:“人们说会稽王痴心,确实痴心。” 

镇静自如

司马昱曾与桓温和武陵王司马晞共坐一辆车,桓温暗中叫人在车前车后敲起鼓来,大喊大叫。仪仗队受惊混乱,司马晞神色惊惶恐惧,要求下车。桓温回看司马昱却镇定自若,满不在乎。后来桓温告诉别人说:“朝廷里仍然有这样的贤能人才。” 

安石必出

谢安在东山隐居时养着歌女,司马昱说:“安石(谢安的字)一定会出山,他既会与人同乐,也就不得不与人同忧。” 

一卦为限

桓温曾聚集许多名士讲解《周易》,每天解释一卦。司马昱本想去听,一听到是这样讲的就回来了,并说:“卦的内容自然是有难有易,怎么能限定每天讲一卦呢!” 

湛若神君

司马昱任丞相时,与谢安一起去看望桓温。当时王珣已经先在桓温那里,桓温对王珣说:“你过去想看看相王,现在可以留在帷幔后面。”两位客人走了以后,桓温问王珣说:“相王究竟怎么样?”王珣说:“相王任丞相,自然像神灵一样清澈,您也是万民的希望,不然,仆射(谢安)怎么会自甘藏拙呢!” 

会稽霞举

废帝司马奕即位后,群臣每次早朝,殿堂都还很暗,只有司马昱来了后,他气宇轩昂,才像朝霞高高升起一样。 

不识其本

司马昱看见田里的稻子时不认识,问是什么草,近侍回答是稻子。他回去后,三天没有出门,说:“哪里有依靠它的末梢活命,而不识其根本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