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历史趣闻网!
王黼

王黼

(北宋末年大臣、宰相)
人物简介:

王黼[fǔ](1079年—1126年),原名王甫,字将明,开封祥符(今属河南开封)人,北宋末年大臣、宰相。王黼有口才,才智出众但无学识,善于巧言献媚。崇宁年间进士。 初因何执中推荐而任校书郎,迁左司谏。因助蔡京复相,骤升至御史中丞。宣和元年(1119年),任特进、少宰(右宰相),他由通议大夫超升八阶,被任命为宰相,是大宋开国以来前所未有的。金兵进入汴京,他不等诏命,便带妻儿逃跑,宋钦宗下诏贬他为崇信军节度副使、籍没他家。吴敏、李纲请求杀王黼,此事交由开封尹聂山处理,聂山与王黼宿怨未解,就派人将其

宋朝人物推荐
王黼资料

王黼简介

人物生平

平步青云

王黼初名王甫,因与东汉宦官王甫同名,故皇帝赐名为王黼。王黼讲究仪表,目光炯炯,有口才,才智出众但没多少学问,善于巧言献媚。崇宁年间考中进士,调为相州司理参军,编修《九域图志》,何志与他同时负责,很是欣赏,就对自己的父亲何执中说起他,何执中推荐他升为校书郎,又迁为符宝郎、左司谏。张商英为宰相,渐渐失宠,宋徽宗派使臣把玉环赏给在杭州的蔡京,王黼侦知此事后,逐条上奏赞扬蔡京所推行的政事,并攻击张商英。蔡京再次任宰相,感激王黼帮助自己,就任命他为左谏议大夫、给事中、御史中丞。王黼从校书郎之职,升到御史中丞,只用了短短两年的时间。 

惹怒蔡京

王黼靠何执中得以进升,却想逐去何执中,让蔡京专权,就上疏论奏何执中的二十条罪状,宋徽宗不听。不久他兼任侍读,升为翰林学士。蔡京与郑居中不合,王黼与郑居中交好,蔡京生气,就调他任户部尚书,正值青黄不接,蔡京想以国家财用不足作为他的罪状。不久诸班禁军因没如期犒赏,到左藏库鼓噪闹事,王黼听说后,就在诸军前贴上大榜,保证某月某日犒赏他们,众人读榜后都散去,蔡京的计划没实现。王黼回来后任学士,迁为承旨。 

超晋八阶

王黼遭父丧辞官守孝,过了五个月,朝廷重新起用他为宣和殿学士,宋徽宗赏他宅第昭德坊。原来的门下侍郎许将的住宅在左边,王黼待梁师成像父亲一样,称为恩府先生,凭梁师成的权势,逼许将搬走,白天就赶走了许将全家,道路上的人都很愤怒。王黼又为承旨,被任命为尚书左丞、中书侍郎。 

宣和元年(1119年),任命为特进、少宰(右宰相)。他由通议大夫超晋八阶,被任命为宰相,是大宋开国以来前所未有的。另外赐给他城西的府第,他迁居那天,以教坊乐为先导,所需的东西,全都取于官府,是当时最受恩宠的人。 

揽权敛财

蔡京辞官,王黼表面顺应人心,一反蔡京所为,罢方田,毁辟雍、医、算学,合并修会要、六典各机构,裁汰冗官,对远郡使、横班官的俸禄减半,茶盐钞法不再比较,对富户的科抑一律蠲除,天下人都称他是贤相。 

得到相位后,他借位高权重之机为奸邪,搜罗很多子女玉帛享乐,和皇宫差不多。诱惑并抢夺徽猷阁待制邓之纲的妾,反而给邓之纲加罪流放到岭南。王黼升为少保、太宰(左宰相)。他请求设应奉局,自己兼任提领,中外钱财允许他随便用,竭天下财力供应奉局的费用。官吏推测宋徽宗和王黼的意思,凡是四方水土所产的珍奇之物,都苛取于百姓,但进奉给宋徽宗的珍品不到十分之一,其余的全归王黼。御史陈过庭请求罢去那些以御前使唤为名的冗官,京西转运使张汝霖请求罢去进奉西路花果,宋徽宗已经采纳,王黼又上章弹劾他们,二人都被流放远郡。 

粉饰太平

宣和二年(1120年),睦州方腊起义,王黼粉饰太平,不报告给宋徽宗,起义军力量扩大,攻破了六郡。宋徽宗派童贯率秦地十万大军才平灭方腊。王黼仍因功转为少傅,又升为少师。童贯镇压方腊时,宋徽宗把东南方的事全交童贯处理,对他说:“如果事情紧急,就以诏书的名义实行。”童贯到东南,见百姓苦于花石纲的骚扰,众人说:“没能马上平定反叛,是因为花石纲的骚扰。”童贯立即命令他的僚属董耘做手诏,像皇帝的罪己诏,并有罢应奉局的命令,东南百姓高兴。童贯平方腊回来,王黼对宋徽宗说:“方腊反叛的原因是茶盐法,而童贯献奸言,归罪陛下。”宋徽宗大怒,童贯谋划起用蔡京来排挤王黼,王黼恐惧。 

此时朝廷已采纳赵良嗣的计谋,交结女真共图燕地,大臣多数认为不行。王黼说:“南北虽然已通好百年,但历朝以来,辽人怠慢我们的时候很多。兼并弱小攻打愚昧,这是好的军事策略。现在不攻取辽国,女真必会强大,中原故土将不再为我所有。”宋徽宗虽倾向于他的话,但让童贯掌握兵权,命令童贯以保民观战为上策。王黼又写信对童贯竭诚说:“太师若北行,我愿尽死力。”当时宋徽宗正因方腊的缘故后悔对童贯的态度,等王黼一说,就重新让童贯握兵。 

夸耀富盛

王黼在三省设经抚房,专门负责边事,与枢密院不相关。王黼检括天下丁夫,计口出钱,得钱六千二百万缗,竟然买了五六座空城来报捷。王黼率百官祝贺,宋徽宗解下玉带赏给他,并升他为太傅,封为楚国公,允许他穿紫花袍;他的车马、侍从等仪仗几乎和亲王相同。王黼建议宋徽宗加尊号,宋徽宗说:“这是神宗都不敢接受的。”推辞不许。 

起初,辽国使臣到,一般是带着辽使绕道走,酒宴和犒赏都不显示侈华。到王黼想尽快收复燕京时,就命令女真使臣从燕京到京城用七天时间,每次都在使馆设宴,往往把皇家用的尚方锦绣、金玉、瑰宝摆设出来,来夸耀富有繁盛,于是女真更有侵略之心。王黼身为三公,位至元宰,甚至陪宋徽宗在后宫取乐,亲自为宋徽宗表演一些歌舞艺人的下贱动作,来取悦皇上。 

失宠被杀

宋钦宗赵桓为太子时,厌恶他的所作所为。郓王赵楷受宠,王黼暗中替他筹划夺太子位。皇孙赵谌为节度使、崇国公,王黼认为赵谌只能任观察使,召宫臣耿南仲讲明自己的意图,让他代替太子起草辞去赵谌官职的奏书,赵谌竟被罢官,王黼想以辞赵谌官职来动摇太子的地位。 

宋徽宗对王黼十分厚待,把他的住所叫“得贤治定”,为他题写九处亭、堂的牌额。王黼家中的堂柱上长出玉芝,宋徽宗亲临观看。梁师成和他住隔壁,从便门往来,宋徽宗才知道他们交结的情况。宋徽宗回宫后,对王黼的宠爱立即消失,不久就命令他辞官。 

宋钦宗即位后,王黼惶恐地入宫庆贺,宫门官说皇上不接受他的庆贺。金兵进入汴京,他不等诏命来,就带着妻子儿女往东跑。皇上下诏贬他为崇信军节度副使、籍没他家。吴敏、李纲请求杀王黼,这事交给开封尹聂山,聂山正与王黼宿怨未解,就派武士追到雍丘南面的辅固村,杀了王黼,百姓取他的头献上。

宋钦宗因为刚即位,诛杀大臣有损仁政,就假托王黼是被强盗杀死的。议论的人不认为杀王黼是过错,而认为上天讨伐的不公正是失去刑罚。 

历史评价

京师歌谣:“三百贯,曰通判;五百索,直秘阁。” 

陈东:“今日之事,蔡京坏乱于前,梁师成阴谋于后。李彦结怨于西北,朱勔结怨于东南,王黼、童贯又结怨于辽、金,创开边隙。宜诛六贼,传首四方,以谢天下。” 

余应求:“欺君妄上,专权怙宠,蠹财害民,坏法败国,奢侈过制,赇贿不法者,蔡京始之,王黼终之,则京之罪大於黼审矣。” 

脱脱等《元史》:“为人美风姿,目睛如金,有口辩,才疏隽而寡学术,然多智善佞。” 

丁耀亢:“禾虫生蠹,还自克我。当黼载孥私奔之日,佞计已穷而为天所戮。呜呼,君子于黼也何诛!” 

蔡东藩:“蔡攸、王黼为徽宗幸臣,微行之举,必自二人启之。夫身居九重,为社稷所由寄,为人民所由托,乃不惜降尊,与娼妓为耦,以视莫愁天子,犹有甚焉,而攸、黼更不足诛已。” 

史书记载

《宋史·卷四百七十·列传第二百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