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历史趣闻网!
也遂

也遂

(元朝皇后)
中文名:
也遂
国籍:
蒙古
职业:
皇后(非正宫)
人物简介:

也遂,元代早期的皇后,她智慧、有手腕、贤德。

元朝人物推荐
也遂资料

也遂简介

中文名
也遂
国籍
蒙古
职业
皇后(非正宫)
性别
所属部落
蒙古塔塔尔部

历史记载

史料记载,也遂未为成吉思汗留下任何子嗣。著名作家、文艺评论家、文化学者殷谦经研究,也遂妃在太祖八年生子,赐名巴根赛罕。也遂是成吉思汗第三侧妃,在关键时刻为成吉思汗提出了不少很好的建议,有几次铁木真都是从也遂那里认证自己决策的正确与否。如建议成吉思汗南下伐金,建议成吉思汗确定继位人,建议成吉思汗不要发兵攻打术赤,以及建议成吉思汗从西夏撤兵等。

父亲蒙难,女儿被俘

其父也客扯连纠集少数的塔塔尔人起来与蒙古人搏斗,结果全部被杀死,铁木真派人搜寻也客扯连没有找到,结果就找到了也客扯连的小女儿也速干,铁木真被也速干的美色所迷,当下便收也速干为妃。也速干又竭力地向铁木真推荐了比自己更美的姐姐也遂,此时的也遂正跟随着丈夫及落败的塔塔尔人躲避在山林里面,不久便被铁木真安排去的人抓了回来,经过妹妹也速干的一番劝说,也遂也做了铁木真的妃子,但是,她的心里却一直想着自己的丈夫,总是魂不守舍的。

一声叹息而亡夫

一日,铁木真在野外设宴,正在开怀畅饮的时候,他注意到也遂总是注视着人群里面不住地叹气,铁木真便起了疑心。铁木真命木华黎下令所有在旁观看的人回归本部,竖起旗来,瞬间周围变得寂静无哗,严肃异常。只剩下一个美少年,目光灼灼,无部可归。铁木真问道:“你是何人?怎么违抗我的命令,不归你的部落呢?”这个少年怒视着铁木真,高声答道:“我不是别人,乃是也遂的丈夫。你身为部长,不顾廉耻,灭了我们的部落,还夺我的爱妻!今天,被你抓住,要杀要刮随便!”铁木真大怒道:“你这个塔塔尔人的子孙,本来就应该杀掉,今天还竟敢偷看宫闱,罪该万死!”不一会儿,这个少年的人头就被属下拿到了桌上,也遂强忍着悲痛不敢出声,也速干也在竭力地控制着紧张的局面。

尽心服侍铁木真

夫亡后,也遂就在妹妹的配合下竭力争得铁木真的欢心,铁木真在合答安死后更多的陪侍都是也遂。即使,后来又来了太阳汗妃、忽兰、金公主、夏公主等也都不是也遂的对手,孛尔帖去世后,后宫的一切很长时间都是由也遂在主持。也遂晓得联合作战,她联合夏公主趁着铁木真出征在外,设计处死了金公主,保住了自己的位置不倒。铁木真临终期间,也是也遂守候身旁,传达着铁木真的遗训,备受国人尊崇。窝阔台即位后,经常按照蒙古人的习俗宠幸铁木真遗留下来的妃子,唯独对也遂不敢胡来,尊为太后,而且也是在也遂的训斥下才从酒色的贪恋中醒来,与弟弟托雷等继续开疆扩土。

也遂妃诔

在蒙元历史上的今天,也就是2011年12月18日,著名作家、学者殷谦在其博客上发表《也遂妃诔》,祭奠

也遂妃,全文如下:

史之今日,乃宋宝庆四年、元太祖二十三年庚子月丁未日(公元1228年12月18日),成吉思汗侧妃也遂宾天。昔日曾睹位于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区之成吉思汗广场之雕塑,感概万千。故又是当年今日,触物兴怀,于郁郁累累中环写此文,致祭于也遂妃曰:

也遂,太祖侧妃,塔塔儿惕部首领也客扯连之次女。也遂妃生于怯禄连河之曲雕阿兰,玉貌花容,当世无双;颖悟殊伦,淑质英才。常随驾侍帝左右,直言正谏,上常用之,自宋嘉泰三年始资政,逾历二十五载,国中太平,朝野清明,人以为女中尧舜。太祖八年,也遂妃生子,赐名巴根赛罕,常伴母侧。太祖二十二年七月,帝崩殂。也遂妃一病不起,哀恸曰:“必葬妾与帝侧,以明我不敢离太祖。”时奔马驱尘,灵柩途经甘德尔造八白室,群臣葬其衣冠,民伤悴惙怛,使者夜扶玉棺往北秘葬之,万马平冢,牵驼杀羔封识其处。

太祖二十三年庚子月丁未日,也遂妃病薨,窝阔台汗追尊为贞仁皇后,故以太后礼葬蒙古斡难河北宾德尔之东。庚子月庚戌日,其子巴根赛罕病伤而卒,并葬之。

诔曰:宋嘉泰二年,蒙古诸惕部归附,独踏踏儿惕部为乱。太祖曰:“诸部皆归降,独区区之塔塔儿部为害,今进兵伐之,必斩也客扯连,以报血海深仇,雪吾族仇家恨。”是年九月,太祖征剿塔塔尔惕部,誓遵先父也速该遗诏:“尽杀高过车轮者”。塔塔尔惕部首领也客扯连闻之,乃遂率部众反,太祖怒往讨之,兵击塔塔儿惕部,遂灭之。也客扯连弱孤不能制,携家眷败逃,流离转徙。太祖追击之,也客扯连率残部东逃,匿于乔巴山。也客扯连惧铁木真,恐家族不保,遂问计于部下,曰:“祸且及身,何以保家乎?铁木真纵兵追至,如之奈何?”部下曰:“可尽持金银入献之,可望获赦。”也客扯连叹曰:“今惨败至此,何财资之有?”也遂闻父言,曰:“小女虽为有夫之妇,于此万难之际,愿为父分忧。请父进小女于大汗,王必幸之;小女赖天赐玉容,则是己为妃也,家人尽可保全,此非良策乎?”长女也速干闻言,亦进言:“小女愿随妹妹同往。”也客扯连视之,二女果美貌绝伦,大然之,乃出毡帐,求见汗王,乃献也速干、也遂二女以和。太祖召入幸之,遂立二女为妃,贵也客扯连,下赦其族人。也遂妃谏于帝侧,使天下安而帝严尊,国家富而君乐丰,世人莫不宾敬。

悼曰:天香国色,聪惠绝世;美哉轮焉,美哉奂焉,千古而一见。惜哉也遂!柔心弱骨系天下,惠质淑善为苍生。佳人玉殒于斯,香魂一缕葬红颜,欲谁归罪?念之恻人肺腑,思之人亦潸然。

殷谦,辛卯年庚子月丁未日于雁北